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2583

來聽聽考生的說法
──92年度參加國中小英語科教師甄選者專訪

2003/11/10作者/羅千純
前言
 
  去年及今年,筆者有機會陪伴兩位至親好友一同參與教師甄選,作為一位陪考者,跟著四處奔波報名考試,也陪著他們一起等待榜單公佈,到得知落榜,深切感受到他們不知所措的心情,對自我能力的質疑。若幸運進入試教階段,不是以些微分數落榜,就是口試遇到「實習學校的教務主任是誰?」等奇奇怪怪非關教學專業的問題,考生根本無從發揮專業的素養。

  問過考上教職的老師是如何準備的,他們總是淡淡地說「運氣好」罷了,但是,真的是運氣使然嗎?或是有成功法則可循?去年,CET企劃「教師甄選」的專題,提供教師準備的方向及方法,一年後的今天,CET則再進一步探討教師甄選的「現狀」,邀請讀者一起來聽聽參與教師甄選者的心聲,一起關心教師甄選實際運作狀況。

  此次,CET共採訪三位今年分別參與全省北中南教師甄選的考生,由於所談的問題恐觸及受訪者往後的應考生涯,因此皆以化名稱之。他們分別是目前在台中市某國小代課老師的Jack(是已參加甄試數年的「流浪教師」,30歲)、嘉義某國中正式教師Mary(經過數年的奔波應考,今年終於考取正式教職,27歲)及北縣某國中正式老師Jennifer(兩年的流浪後,今年考取正式教職,28歲)。
 
受訪者教學理念及個人生涯規劃
 
Q:可否談談為什麼想當老師?

Jack:因為家族成員,從家父到叔姪輩皆從事教職,我自然也就想當老師,另一個因素是就業市場的考量,當老師畢竟還是比較穩定。所以當初在大三時便申請修習初等教育學程。

Mary:一開始的聯考志願即選填師範大學,之後便順理成章準備當老師,我想父母的期許也是有影響的。

Jennifer:當初在大學時修習中等教育學程,並不是立志要當一位老師,只想為求職時多一道金牌加持,但在教育學程老師的影響下,慢慢地了解「教書」這一份工作,另外,最重要的是因為喜歡英文,希望能夠將對英文的喜愛及學英文的技巧傳遞給學生,所以決定加入教師這一行。

Q:期許自己成為什麼樣的老師呢?

Jack:我期勉自己要成為注重學生課業的老師,不要成為只注重個人在教育行政體系中步步高昇的老師。就我的觀察,老師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對學生只求付出不求回報,專注在學生的課業與人格成長;另一種則專注個人的職場生涯,只積極參與研習求得研習時數、鑽營於個人研究,卻不顧學生的學習成效。

Mary:我希望成為不要只一味注重學生成績的老師。但是,我目前所任教的學校相當重視升學率,所以,在這方面我還在力求平衡點。

Jennifer:我希望自己是一位經師同時也是人師。現在的學生都相當聰明,學習成果都有一定的水準,但是,在為人處世上卻令人不敢恭維,因此,我會比較注重學生的個人修養,英文能力有一定的程度即可。

Q:是否曾思考過,若再沒考取即到民間公司工作?

Jack:有時考試不順利時,這個念頭難免會浮上心頭,但是為了當老師已經投資那麼多的精神及金錢,如果因為一年沒考取就全盤放棄,太可惜了,而且從投資報酬率的層面來看,也是得考上教職,成本才能平衡。

Mary:我本來就是以教學為職志,況且師範院校的訓練就是培育教師。雖然英文系畢業可從事秘書或是其他與英文相關的工作,但是因為沒有修習商業或是企管的學分,因此到民間公司求職的勝算可能不大。

Jennifer:每次落榜時就會想到民間公司工作,但是我又是那麼喜歡英文及教學工作,雖然曾到補習班工作,但招生的壓力及太過商業氣息的環境,我不是很喜歡,所以就繼續考囉!
 
對教師甄選現狀的看法
 
Q:您認為修習教育學程者與師範院校畢業生上榜機率是否真的有差別?

Jack:在參加甄選過程總會碰上來自不同體系出身的考生,但我認為上榜與否不是因為你從哪裡畢業,而是看「筆試」的成績,就是考國文、數學及教育概論三科筆試成績(要注意,沒有考英文喔!),就我所知,在台中考國小教師甄選即是如此。真要說機率的差別,我只能說師範學院的畢業生讀書功夫做得比較紮實、筆試成績高,上榜機率可能較大。

Mary:我沒有發覺這兩者的差別,因為考試時很難知道考生的背景資料,我想這要考上學校後才能知道。倒是我進到學校教書後發現,一般修習初等或是中等教育學程的老師,因為修學分加上實習只有兩三年,自認比師範院校的學生學得少,反而會更用心、更覺得自己的不足而力求表現,而且他們的教學方式也比我們來得活潑。

Jennifer:的確有差別,在考試時就可以發現兩種體系出身的老師氣質不同。師範院校的考生整體看來就像有「老師的感覺」,在口試或試教時會比較吃香。但是,若就筆試方面而言,若考題偏向需要死背的教育類科,師範院校的學生勝算較多。若是考英文能力測驗及英語教學概念這一方面的題目,修習教育學分的考生一般來說較能脫穎而出。因為,能夠考上教育學程的考生,在校成績就有一定的水準,所以這類的考試比較難不倒他們。

Q:您比較贊成聯合甄選?還是各校自辦?

Jack:對我來說,聯合甄選或是各校自辦對我而言沒有太大差別,雖然各校自辦容易有弊端產生,但是聯合甄選的考題,也是被所有考生詬病之處。就我曾應考的縣市來說,筆試佔整個百分比高達85%,例如:雲林縣即國文佔35%、數學佔25%、教育概論15%,試教及口試只佔25%。所以,我認為只要國文、數學、教學概論這三科的筆試取得高分就能順利上榜了。但我比較疑惑的是,為什麼英文老師的甄選沒有加考英文?甚至有的學校只要你參加過幾個小時的英文研習,就算有報考英文教師的資格,也就是說,完全沒有英文專業底子,也可參加考試。沒有設置英文能力的門檻,能夠真正篩選出合適的教師嗎?曾經有一位化工系考生跟我一起考英文科教師甄選,筆試成績高達85分,但是與外籍教師對談時卻一句英文都無法完整說出。但是「他考上了!」,其他英文口語流利的老師卻落榜了,事後查證是因為那位老師的筆試成績非常優秀。

Mary:我相信這兩種考試都有其優缺點,但考生並沒有選擇的權利,希望相關當局再多思考,如全面採行聯合甄選,應該針對不同科目的教師設計考題。

Jennifer:我個人會選擇參加各校自辦的考試,雖然內定的傳聞不斷,但是選擇自辦的學校,比較能依學校的風氣及需求來選老師,而且大部分第一關的筆試是英文能力的測試,能夠真正考出應試者的英文程度。此外,在試教時考生也能夠針對該校的校風特質盡情展現。當初政府通過「師資培育法」不就是希望能夠納入來自多元管道的師資,為教育帶來一股活水嗎?

Q:性別在甄試時有沒有影響?

Jack:我認為國小的教師職場還是比較偏重任用女性,女老師上榜的機會還是比較高。因為,女性有易親近、細心的母性特質,所以一般國小女老師多過於男老師。另一方面,在試教時女老師比較放得開,「表演」時又會準備許多教具,在台上唱唱跳跳會比男性更獲得青睞。但是,我認為在教室管理上男老師可以做得比女老師好,然而這怎能在短短的五到十分鐘「表演」中呈現出來呢?

Mary:我認為實力及內涵應該還是比性別重要,但是評審是否有性別成見,那就不得而知了!

Jennifer:性別應該沒那麼重要,雖然目前在我所任教的學校,女教師的確佔多數,這或許是巧合吧,我覺得能力與個人特質才是勝出的關鍵。

Q:您認為教師甄選報名費用是否合理?

Jack:一年考下來大概花了將近30,000元,其中10,000元是報名費,其餘則是交通往來費用、教具及參考書等雜支費用。一般人求職應該不需要繳交報名費吧,所以,我認為收報名費的方式並不合理,若要為讓考生覺得公平,學校應該算出人事管銷成本,並分段收費,即進入第二階段考試者才付第二階段的報名工本費。目前的情況是,只考筆試就落榜的人一樣要付1,000元,似乎有失公平。

Mary:報名費的確是收得有一點不合理,而且費用有一點高。每次考試都動輒幾百個人報名,相信收取的費用應該早收支平衡了。

Jennifer:雖然舉辦甄選的學校必須聘請老師在假日來學校監考、改考卷等等。但是,他們到底需要多少費用,從來沒有學校或地方政府願意公開說明,我覺得必須要將費用收支明細公佈,不要再忽視考生的權益。

Q:教科書開放民間出版,各校可選用不同版本的教科書對甄試是否有影響?

Jack:對我來說各校選擇的版本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準備的重心都在「筆試」,假如第一關筆試都過不了,哪會有試教的機會?所以,我覺得考哪一種版本都一樣,基本的教學方式掌握住即可。

Mary:前幾年考試時還沒有開放自選版本,所以我只有把部編本讀熟而已,今年參加考試特別將其他版本翻閱過,內容大同小異,就我的經驗來說,影響不大。

Jennifer:考試前我並沒有花很多時間將每一個版本都看過、或是做比較分析,因為目前各校考試前皆會公佈要考的版本及冊別,所以這一方面我較不擔心。但有很多老師會收集市面上所有的版本,並將每一課的教法做總整理,如此一來,試教時也對教學內容比較熟悉,可以減低對教材陌生所產生的焦慮。

Q:您對政府廣設教育學程的看法?

Jack:早先人們都只想到師範體系壟斷師資培育,一心想要打破這單一的管道,於是政府順應民意,通過師資培育法,將管道開放,廣為招收師資,卻沒有想到師資缺額的問題,結果造成今日流浪教師無校可去,政府應全面檢討並做補救。

Mary:教育當局在審核大學設置教育學程時,沒有仔細研商並考慮配套措施,對整個入學人數、師生的需求平衡也缺乏追蹤紀錄。這些問題都是教育部要深思並完善整頓之處。

Jennifer:太多學校設置教育學程,結果學生修習學分太過氾濫,所以我認為辦學的人應將眼光放遠一點,為後代整體受教權思量,不要只想到打著有開設教育學程的名號,招收更多的學生來謀利。

Q:您覺得教師甄試送紅包走後門的傳聞是真的嗎?

Jack:利益輸送是一定有的,但不會有人願意承認!不過,送紅包也不一定保證考上,送紅包只是會比較受到關注而已。比如說,在試教時所得的分數是85分,評審可能幫你加個5分,而不會受到85減5分的待遇罷了。

Mary:這樣惡質的文化早也進到教育圈了,我想不只是送紅包的問題,某些「近親繁殖」、「利益交換」、「內定」、「人情關說」也都是問題點,一次又一次的考試磨難已經很辛苦,還要面對這樣的弊端,這都是教師甄選最為人所詬病的。

Jennifer:走後門的事件是聽過許多,即便知道某個人是靠這樣的方式考上,也是會顧及情誼而不願說出。例如:某一個學校本來是沒有缺額,但是透過校長或是有力人士關說後,硬是擠出一個名額,讓某位民代的小孩上榜。雖然這類事件比比皆是,但我相信很多縣市還是有公平的考試方式,能選出優秀的教師來教育下一代。

Q:您對有心報考教師甄選後進的建議

Jack:建議要報考中南部國小教師聯合甄選的英文老師,一定要在筆試拿高分,除了要努力K書外,也可到補習班補習。

Mary:一定要紮實地準備筆試及試教科目,一定要在筆試時勝出,才會比較有上榜的機會。

Jennifer:建議考台北地區的老師,平常一定要累積英文實力,不管是在閱讀或口說的部分。台北市的學校有聘外籍老師面試的趨勢,所以平日一定要多多練習,有時候英語口試上,外師會故意問一些比較不一樣的題目,例如「若學生上課時不願開口說英文該怎麼辦?」,外師可能不會問一些很基本的問題,例如「自我介紹」或是「休閒活動」等可以事先背好的題目,他們認為這樣無法真正測出個人的實力。
 
結語
 
  聽完以上分別在全省北中南三區征戰的教師後,可知唸完教育學程取得教師執照後,前途不一定都是光明燦爛的,就像一般畢業生求職一樣,也是得經過一關又一關的面試,才能獲得一份工作。不論是師院或是教育學程修畢,也不一定會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大家都要透過激烈的競爭才能夠脫穎而出。這幾位接受採訪的老師,都在甄試過程中跌跌撞撞過,但是他們仍舊抱持著一顆樂觀的心,相信「有志者事竟成」,並秉持著對教學的熱誠,影響下一代的學生。然而,職缺少是不爭的事實,競爭一年會比一年激烈,但也唯有經過不斷的粹鍊,才能鍛鍊出最棒的老師。只是,希望各縣市政府在聯合筆試試題上,要有其考試的意義,不要僅以「國文、數學、教概」的知識,來評斷英文老師的專業,這對許多有英語能力、有教學熱力的老師甚為不公,這樣的試題是否真能篩檢出優質的英語教師,並提昇整體英語文能力,不免令人憂心。此次限於篇幅,僅提供三位受訪者的訪談內容,或許還有許多流浪教師心聲未能傾吐,但希望藉由文章剖析將教師甄選的問題點出,能讓老師們有繼續向前的勇氣及力量。準老師們!加油!
前言
 
  去年及今年,筆者有機會陪伴兩位至親好友一同參與教師甄選,作為一位陪考者,跟著四處奔波報名考試,也陪著他們一起等待榜單公佈,到得知落榜,深切感受到他們不知所措的心情,對自我能力的質疑。若幸運進入試教階段,不是以些微分數落榜,就是口試遇到「實習學校的教務主任是誰?」等奇奇怪怪非關教學專業的問題,考生根本無從發揮專業的素養。

  問過考上教職的老師是如何準備的,他們總是淡淡地說「運氣好」罷了,但是,真的是運氣使然嗎?或是有成功法則可循?去年,CET企劃「教師甄選」的專題,提供教師準備的方向及方法,一年後的今天,CET則再進一步探討教師甄選的「現狀」,邀請讀者一起來聽聽參與教師甄選者的心聲,一起關心教師甄選實際運作狀況。

  此次,CET共採訪三位今年分別參與全省北中南教師甄選的考生,由於所談的問題恐觸及受訪者往後的應考生涯,因此皆以化名稱之。他們分別是目前在台中市某國小代課老師的Jack(是已參加甄試數年的「流浪教師」,30歲)、嘉義某國中正式教師Mary(經過數年的奔波應考,今年終於考取正式教職,27歲)及北縣某國中正式老師Jennifer(兩年的流浪後,今年考取正式教職,28歲)。
 
受訪者教學理念及個人生涯規劃
 
Q:可否談談為什麼想當老師?

Jack:因為家族成員,從家父到叔姪輩皆從事教職,我自然也就想當老師,另一個因素是就業市場的考量,當老師畢竟還是比較穩定。所以當初在大三時便申請修習初等教育學程。

Mary:一開始的聯考志願即選填師範大學,之後便順理成章準備當老師,我想父母的期許也是有影響的。

Jennifer:當初在大學時修習中等教育學程,並不是立志要當一位老師,只想為求職時多一道金牌加持,但在教育學程老師的影響下,慢慢地了解「教書」這一份工作,另外,最重要的是因為喜歡英文,希望能夠將對英文的喜愛及學英文的技巧傳遞給學生,所以決定加入教師這一行。

Q:期許自己成為什麼樣的老師呢?

Jack:我期勉自己要成為注重學生課業的老師,不要成為只注重個人在教育行政體系中步步高昇的老師。就我的觀察,老師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對學生只求付出不求回報,專注在學生的課業與人格成長;另一種則專注個人的職場生涯,只積極參與研習求得研習時數、鑽營於個人研究,卻不顧學生的學習成效。

Mary:我希望成為不要只一味注重學生成績的老師。但是,我目前所任教的學校相當重視升學率,所以,在這方面我還在力求平衡點。

Jennifer:我希望自己是一位經師同時也是人師。現在的學生都相當聰明,學習成果都有一定的水準,但是,在為人處世上卻令人不敢恭維,因此,我會比較注重學生的個人修養,英文能力有一定的程度即可。

Q:是否曾思考過,若再沒考取即到民間公司工作?

Jack:有時考試不順利時,這個念頭難免會浮上心頭,但是為了當老師已經投資那麼多的精神及金錢,如果因為一年沒考取就全盤放棄,太可惜了,而且從投資報酬率的層面來看,也是得考上教職,成本才能平衡。

Mary:我本來就是以教學為職志,況且師範院校的訓練就是培育教師。雖然英文系畢業可從事秘書或是其他與英文相關的工作,但是因為沒有修習商業或是企管的學分,因此到民間公司求職的勝算可能不大。

Jennifer:每次落榜時就會想到民間公司工作,但是我又是那麼喜歡英文及教學工作,雖然曾到補習班工作,但招生的壓力及太過商業氣息的環境,我不是很喜歡,所以就繼續考囉!
 
對教師甄選現狀的看法
 
Q:您認為修習教育學程者與師範院校畢業生上榜機率是否真的有差別?

Jack:在參加甄選過程總會碰上來自不同體系出身的考生,但我認為上榜與否不是因為你從哪裡畢業,而是看「筆試」的成績,就是考國文、數學及教育概論三科筆試成績(要注意,沒有考英文喔!),就我所知,在台中考國小教師甄選即是如此。真要說機率的差別,我只能說師範學院的畢業生讀書功夫做得比較紮實、筆試成績高,上榜機率可能較大。

Mary:我沒有發覺這兩者的差別,因為考試時很難知道考生的背景資料,我想這要考上學校後才能知道。倒是我進到學校教書後發現,一般修習初等或是中等教育學程的老師,因為修學分加上實習只有兩三年,自認比師範院校的學生學得少,反而會更用心、更覺得自己的不足而力求表現,而且他們的教學方式也比我們來得活潑。

Jennifer:的確有差別,在考試時就可以發現兩種體系出身的老師氣質不同。師範院校的考生整體看來就像有「老師的感覺」,在口試或試教時會比較吃香。但是,若就筆試方面而言,若考題偏向需要死背的教育類科,師範院校的學生勝算較多。若是考英文能力測驗及英語教學概念這一方面的題目,修習教育學分的考生一般來說較能脫穎而出。因為,能夠考上教育學程的考生,在校成績就有一定的水準,所以這類的考試比較難不倒他們。

Q:您比較贊成聯合甄選?還是各校自辦?

Jack:對我來說,聯合甄選或是各校自辦對我而言沒有太大差別,雖然各校自辦容易有弊端產生,但是聯合甄選的考題,也是被所有考生詬病之處。就我曾應考的縣市來說,筆試佔整個百分比高達85%,例如:雲林縣即國文佔35%、數學佔25%、教育概論15%,試教及口試只佔25%。所以,我認為只要國文、數學、教學概論這三科的筆試取得高分就能順利上榜了。但我比較疑惑的是,為什麼英文老師的甄選沒有加考英文?甚至有的學校只要你參加過幾個小時的英文研習,就算有報考英文教師的資格,也就是說,完全沒有英文專業底子,也可參加考試。沒有設置英文能力的門檻,能夠真正篩選出合適的教師嗎?曾經有一位化工系考生跟我一起考英文科教師甄選,筆試成績高達85分,但是與外籍教師對談時卻一句英文都無法完整說出。但是「他考上了!」,其他英文口語流利的老師卻落榜了,事後查證是因為那位老師的筆試成績非常優秀。

Mary:我相信這兩種考試都有其優缺點,但考生並沒有選擇的權利,希望相關當局再多思考,如全面採行聯合甄選,應該針對不同科目的教師設計考題。

Jennifer:我個人會選擇參加各校自辦的考試,雖然內定的傳聞不斷,但是選擇自辦的學校,比較能依學校的風氣及需求來選老師,而且大部分第一關的筆試是英文能力的測試,能夠真正考出應試者的英文程度。此外,在試教時考生也能夠針對該校的校風特質盡情展現。當初政府通過「師資培育法」不就是希望能夠納入來自多元管道的師資,為教育帶來一股活水嗎?

Q:性別在甄試時有沒有影響?

Jack:我認為國小的教師職場還是比較偏重任用女性,女老師上榜的機會還是比較高。因為,女性有易親近、細心的母性特質,所以一般國小女老師多過於男老師。另一方面,在試教時女老師比較放得開,「表演」時又會準備許多教具,在台上唱唱跳跳會比男性更獲得青睞。但是,我認為在教室管理上男老師可以做得比女老師好,然而這怎能在短短的五到十分鐘「表演」中呈現出來呢?

Mary:我認為實力及內涵應該還是比性別重要,但是評審是否有性別成見,那就不得而知了!

Jennifer:性別應該沒那麼重要,雖然目前在我所任教的學校,女教師的確佔多數,這或許是巧合吧,我覺得能力與個人特質才是勝出的關鍵。

Q:您認為教師甄選報名費用是否合理?

Jack:一年考下來大概花了將近30,000元,其中10,000元是報名費,其餘則是交通往來費用、教具及參考書等雜支費用。一般人求職應該不需要繳交報名費吧,所以,我認為收報名費的方式並不合理,若要為讓考生覺得公平,學校應該算出人事管銷成本,並分段收費,即進入第二階段考試者才付第二階段的報名工本費。目前的情況是,只考筆試就落榜的人一樣要付1,000元,似乎有失公平。

Mary:報名費的確是收得有一點不合理,而且費用有一點高。每次考試都動輒幾百個人報名,相信收取的費用應該早收支平衡了。

Jennifer:雖然舉辦甄選的學校必須聘請老師在假日來學校監考、改考卷等等。但是,他們到底需要多少費用,從來沒有學校或地方政府願意公開說明,我覺得必須要將費用收支明細公佈,不要再忽視考生的權益。

Q:教科書開放民間出版,各校可選用不同版本的教科書對甄試是否有影響?

Jack:對我來說各校選擇的版本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準備的重心都在「筆試」,假如第一關筆試都過不了,哪會有試教的機會?所以,我覺得考哪一種版本都一樣,基本的教學方式掌握住即可。

Mary:前幾年考試時還沒有開放自選版本,所以我只有把部編本讀熟而已,今年參加考試特別將其他版本翻閱過,內容大同小異,就我的經驗來說,影響不大。

Jennifer:考試前我並沒有花很多時間將每一個版本都看過、或是做比較分析,因為目前各校考試前皆會公佈要考的版本及冊別,所以這一方面我較不擔心。但有很多老師會收集市面上所有的版本,並將每一課的教法做總整理,如此一來,試教時也對教學內容比較熟悉,可以減低對教材陌生所產生的焦慮。

Q:您對政府廣設教育學程的看法?

Jack:早先人們都只想到師範體系壟斷師資培育,一心想要打破這單一的管道,於是政府順應民意,通過師資培育法,將管道開放,廣為招收師資,卻沒有想到師資缺額的問題,結果造成今日流浪教師無校可去,政府應全面檢討並做補救。

Mary:教育當局在審核大學設置教育學程時,沒有仔細研商並考慮配套措施,對整個入學人數、師生的需求平衡也缺乏追蹤紀錄。這些問題都是教育部要深思並完善整頓之處。

Jennifer:太多學校設置教育學程,結果學生修習學分太過氾濫,所以我認為辦學的人應將眼光放遠一點,為後代整體受教權思量,不要只想到打著有開設教育學程的名號,招收更多的學生來謀利。

Q:您覺得教師甄試送紅包走後門的傳聞是真的嗎?

Jack:利益輸送是一定有的,但不會有人願意承認!不過,送紅包也不一定保證考上,送紅包只是會比較受到關注而已。比如說,在試教時所得的分數是85分,評審可能幫你加個5分,而不會受到85減5分的待遇罷了。

Mary:這樣惡質的文化早也進到教育圈了,我想不只是送紅包的問題,某些「近親繁殖」、「利益交換」、「內定」、「人情關說」也都是問題點,一次又一次的考試磨難已經很辛苦,還要面對這樣的弊端,這都是教師甄選最為人所詬病的。

Jennifer:走後門的事件是聽過許多,即便知道某個人是靠這樣的方式考上,也是會顧及情誼而不願說出。例如:某一個學校本來是沒有缺額,但是透過校長或是有力人士關說後,硬是擠出一個名額,讓某位民代的小孩上榜。雖然這類事件比比皆是,但我相信很多縣市還是有公平的考試方式,能選出優秀的教師來教育下一代。

Q:您對有心報考教師甄選後進的建議

Jack:建議要報考中南部國小教師聯合甄選的英文老師,一定要在筆試拿高分,除了要努力K書外,也可到補習班補習。

Mary:一定要紮實地準備筆試及試教科目,一定要在筆試時勝出,才會比較有上榜的機會。

Jennifer:建議考台北地區的老師,平常一定要累積英文實力,不管是在閱讀或口說的部分。台北市的學校有聘外籍老師面試的趨勢,所以平日一定要多多練習,有時候英語口試上,外師會故意問一些比較不一樣的題目,例如「若學生上課時不願開口說英文該怎麼辦?」,外師可能不會問一些很基本的問題,例如「自我介紹」或是「休閒活動」等可以事先背好的題目,他們認為這樣無法真正測出個人的實力。
 
結語
 
  聽完以上分別在全省北中南三區征戰的教師後,可知唸完教育學程取得教師執照後,前途不一定都是光明燦爛的,就像一般畢業生求職一樣,也是得經過一關又一關的面試,才能獲得一份工作。不論是師院或是教育學程修畢,也不一定會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大家都要透過激烈的競爭才能夠脫穎而出。這幾位接受採訪的老師,都在甄試過程中跌跌撞撞過,但是他們仍舊抱持著一顆樂觀的心,相信「有志者事竟成」,並秉持著對教學的熱誠,影響下一代的學生。然而,職缺少是不爭的事實,競爭一年會比一年激烈,但也唯有經過不斷的粹鍊,才能鍛鍊出最棒的老師。只是,希望各縣市政府在聯合筆試試題上,要有其考試的意義,不要僅以「國文、數學、教概」的知識,來評斷英文老師的專業,這對許多有英語能力、有教學熱力的老師甚為不公,這樣的試題是否真能篩檢出優質的英語教師,並提昇整體英語文能力,不免令人憂心。此次限於篇幅,僅提供三位受訪者的訪談內容,或許還有許多流浪教師心聲未能傾吐,但希望藉由文章剖析將教師甄選的問題點出,能讓老師們有繼續向前的勇氣及力量。準老師們!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