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4518

澳洲英語教育面面觀──全語言教學的衝擊與省思

2005/06/06作者/王淑儀
楔子

  近年來在不少教師及學者大力提倡下,台灣語言教學界掀起了一股「全語言教學熱」,推廣範圍不僅止於英語教學,還延伸至國語文教學。筆者對此現象感到十分關切,因為「全語言」的擁戴者在熱情推薦此法時,只提其優點而未對其「不全處」加以探討。此外,縱使「全」法確有推廣價值,但其在英國、美國、澳洲等英語系國家自七○年代實施三十年以來,不僅教法與成效頗受爭議,近十年更為語言教學界大加撻伐,將之視為造成全國人民讀寫能力(Literacy Skills)普遍欠佳的罪魁禍首[01]
參考資料:Whole language diehards need facts in single syllables(November 10, 2004),Sydney Morning Herald(雪梨先鋒日報,簡稱smh。該報為澳洲新南威爾斯州流量最大之日報。)
  另有兩篇於1999年10月4日刊載於該報,探討全語言法以及讀寫能力的文章,在此也推薦給讀者做為參考:
  (1)Parents hold the key,探討父母對孩子們的讀寫能力發展之影響。作者為Barry Maley(Director of the Taking Children Seriously program of research at the 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
  (2)Literacy levels still falling-you wouldn’t read about it,此篇文章旨在探討澳洲全國讀寫能力低落之嚴重性以及全語言法對閱讀能力的影響。作者為Kevin Wheldall,為麥覺理大學教育學院教授(Professor of Education and Director of Macquarie University Special Education Centre)。Wheldall教授是當地研究閱讀能力的權威。由他主持的「閱讀能力復甦課程」(Reading Recovery Programme)幫助了無數閱讀能力落後的學童重拾閱讀的樂趣。筆者於麥覺理大學選修Language, Literacy and Learning之課程時,曾上過這位教授的課,對其教學法及研究成果至為推崇。讀者們在閱讀其著作後,若欲與之聯繫,可透過電子郵件:kevin.wheldall@mq.edu.au。)
  以上兩篇文章讀者們可至smh網頁中之News Store購買,價格為每篇2.20澳元(約新台幣55元)。另讀者們若對全語言的相關報導有興趣,亦可上澳洲的網頁,鍵入“Whole Language Approach”即可獲得來自當地媒體或專家研究的各種資訊。
,台灣的語言教學界是否對其負面的影響有深刻的認識?

  為了希望台灣的語言教師們能對全語言教學法有更客觀的認識與省思,筆者欲在此將澳洲的全語言教學對其人民讀寫能力的影響,以實例報導,並進而對其正反面效果加以探討,盼國內教師在採用「全」法時,能以他國之經驗為借鏡,降低該法的負面衝擊,使之發揮真正應有的成效!

澳洲「全語言教學法」的衝擊──實況報導

實況一:澳洲中小學生的英語寫作能力普遍欠佳


  1994年筆者首次留意到澳洲小學生的英語寫作能力,不及筆者當時在台北所經營的語言補習班的兒童英語高級班學生。透過筆者安排,請當時正在學習英文作文的台灣該班學生,與幾位同年級的澳洲小學生互相通信。原本筆者冀望學生們能從通信中學習簡易的書信閱讀及寫作技巧,不料大多數澳洲學生的來函,不是拼字錯誤、句法不對,就是因字跡潦草而不知所云,有一、兩位六年級的孩童,甚至連自家地址都寫錯!原本筆者以為那些作文能力不佳的小學生只是少數個例,然而當筆者赴雪梨於中小學任教一段時間後,才發現當地的中小學生,普遍讀寫能力不佳。

實況二:家長自力救濟,補習風氣盛行

  許多學生因語言能力障礙,而連帶影響其它學科的學習。由於情況嚴重,澳洲教育當局自1999年起喊出「語言學習不只是英語老師的責任」之口號,要求各級教師不論任教科目為何,皆需教學生如何閱讀及寫報告[02]
關於澳洲「讀寫能力(Literacy)」議題相關文章,讀者可上ABC網站(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之簡稱),於ABC News Online-Archive搜尋欄中輸入Literacy,即可獲得許多相關訊息。該媒體為非商業性之國營事業,有電視台及廣播電台兩種傳媒。
。但問題是,自七○年代「全語言教學」盛行三十年以來,只要是在那段期間受教育者,大都不知「文法」及「文體」(Text Types,即文章體裁)為何物!教師們自身既從未受過相關訓練,要拿什麼教莘莘學子呢?因此,政府只得花大筆經費重新訓練各級在職教師,以及正在大學進修的準老師們。


  由於學校及教育當局的解救方案緩不應急,為人父母者只好自力救濟,紛紛為子女請家教或送至補習班。因此,原本不時興補習的澳洲社會,頓時間補習班林立,連功文數學、功文英文等外來的補習機構都大行其道,連鎖店一家一家地開張,經濟能力許可的家長,更索性將子女轉入私立學校,使得許多公立學校招生不足,面臨關門大吉的窘狀。這種情況普遍存在於全國各地,但來自中下階層或偏遠地區的子弟則往往因缺乏校外補習或上私立學校就讀的機會,常發生中途輟學或勉強完成義務教育(中學十年級,相當國內的高一程度)便不再升學的遺憾。


實況三:大專院校亦為學生的讀寫能力大傷腦筋

  由於大多數的澳洲學生在中學求學過程中,從未學習文法及寫作,因此上了專科或大學後,常因不知如何寫報告而被當掉。為解決此一問題,各大專院校不得不開設免費的寫作訓練班,指導學生如何寫報告,此舉使各大專院校原本已拮据的經費,更雪上加霜。而其訓練成效如何呢?雖然某些寫作技巧可透過短期密集訓練而有所進步,但真正需具備的閱讀及寫作能力(亦即能理解文章的「弦外之音」或能針對內容做批判性的思考,或是寫作時能有效引經據典並有條理地傳達所欲表達的理念等較高層次的讀寫能力)卻非一蹴可幾!

實況四:澳洲學生毫無文法概念,外語學習成效差

  自八○年代末期澳洲政府推行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以來,各級學校皆將外語學習(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簡稱LOTE)納入課程範圍。但礙於經費及師資不足,再加上一般澳洲人對學習外語興趣缺缺,十多年來整體實施效果欠佳。而澳洲學生本身母語讀寫程度見絀且毫無文法概念的情況,也使得學習外語成為一項艱鉅的任務。舉例來說,1998至2003年間,筆者在當地一所公立專科學校(Technical And Further Education,簡稱TAFE)教授日文,每每在教日文文法之前,都要先講解英文文法,甚至要解釋何謂動詞、名詞等。以英語為母語(Native Speaker)的學生仰賴一位英語非母語者(Non-native Speaker)來教授英語文法的情形,在澳洲並非鮮事。筆者在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選修法文時,情形也相同,全班唯有筆者及其他兩位日本學生,在教授講解文法時頻頻點頭。總括而言,在澳洲,除了五十歲以上的銀髮族、少數學過文法的年輕幸運兒及語言菁英份子外,大概只有海外來的留學生知道文法為何物!

實況五:成人文盲帶來社會問題,讀寫能力差降低個人及國家在全球之競爭力

  除了校園內的種種學習問題,澳洲人民低落的讀寫能力亦影響勞動市場之生產力及澳洲整體於全球的競爭力。據「澳洲成人讀寫能力協會」(Australian Council for Adult Literacy)之報導,百分之四十七的澳洲成年人因讀寫能力極低而影響其就業機會[03]
澳洲聯邦政府教育科學訓練部的網頁詳載了該國語言教育政策之發展及各種相關數據與訊息,有興趣的讀者可上網查詢。
。由於成人文盲為澳洲社會帶來許多就業及社會問題(文盲的比例又以移民及原住民居多數),聯邦政府不得不於2002年元月起,斥資委託各地的公立專科學校、職訓所或大學附設之成人教育班開授「成人識字及寫字課程」(Language, Literacy& Numeracy Programme,簡稱LLNP)。筆者在TAFE任教時,也曾參與此種課程的研究,近日更前往住家附近的職訓所代課,教授此類課程。授課的對象大都是移民、原住民、常期失業者及中途綴學的青少年。令筆者訝異的是,此一課程供不應求,令許多職訓所荷包滿滿,可見文盲在澳洲社會並非少數族群。

  此外,許多澳洲人平常在寫書信或報告時,常令人有「不知所云」之感。因為他們的寫作模式是所謂的“Speech Written Down”,也就是將與人面對面談話的模式運用於寫作上。這種方法常讓書寫內容流於片段式甚或雜亂無章,讀者則感覺「天外飛來一筆」,不解寫作者所欲表達為何。 


實況六:全國讀寫能力的問題成為媒體炒作題材、政府的燙手山芋 

  由於讀寫能力低落的影響已由個人層面擴展至社會各階層,此一話題因而成為當地媒體熱門的炒作題材[04]
本篇報導的媒體www.seven.com.au為澳洲電視台第七台(Channel Seven)之網頁。該台的時事新聞節目「今日今夜」(Today Tonight)常對全語言及讀寫能力之議題做個案(Case Study)報導,讀者亦可上其網站查詢參考資料。其它相關報導尚有:November 11, 2004, Kids bridge the reading gap, Reporter: David Richardson.;May 8, 2003, Reading breakthrough, Reporter: Chris Allen。
。由於大多數的學者專家皆將矛頭指向「全語言」,「全語言」也因此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名詞。因全國上下都很好奇:「全語言」究竟是何方「毒」物,竟能癱瘓澳洲好幾世代人民的讀寫能力,且造成整體社會嚴重內傷,需耗費納稅人大把銀子來長期治療?

  至於年輕一輩的讀寫能力低落現象是否可完全歸咎於「全語言教學法」,各界仍有爭議,但可確定的是,讀寫能力的好壞與教師的教學方式息息相關,而教師的教學法則又關乎師資培訓的方式。為確切了解「全語言」對語言學習所造成的影響,以及全國學子的讀寫能力問題,今年二月初,澳洲聯邦政府教育部部長宣佈將斥資數百萬澳元,進行全國性的在學生讀寫能力調查。其實,為了解決讀寫能力低落的問題,政府當局自九○年代初期起便已邀集專家學者,研究各種補破網」的策略。且每逢各級政府選舉之際,語言教育政策必為各政黨政策菜單上的一道主菜!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提升人民的讀寫能力,澳洲政府及整體社會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全語言」的優點與其「不全」之處

  以上的澳洲英語教育現況報導,並非意在全盤抹殺「全語言教學法」。不可否認地,「全」法在語言教學上亦有諸多優點及貢獻。其最大特色在於: 

一、 教材及教學活動的選擇具彈性。

二、 視學生為活躍的語言學習參與者,而非被動的模仿者。 

三、 鼓勵學生自由探索、創作。 

四、 重視兒童文學、兒童創作,並提倡閱讀及測驗題材生活化。 

  關於「全」的真正定義,各派學者有不同的解讀。但若照其英文的字面解釋,“Whole Language”的原意是“Learn language as a whole.”意即強調將語言當成一完整的體系來學習,而不像傳統的「文法翻譯法」及「聽說教學法」(Audio-lingualism)將一篇文章拆成若干個句子,然後加以逐字發音、逐句分析。

  至於原本強調語言學習之「完整性」的「全語言教學法」,為何會造成種種反效果呢?這是因為,沒有一種教法是十全十美的,而當教師們將某一種教法奉為其教學錦囊中的唯一法寶,而未對其教學盲點加以正視並處理補救,或在使用時,對其觀念及用法有所誤解或誤用,使得教學模式產生偏差,便會造成適得其反的狀況。而「全」法的教學盲點究竟為何,筆者玆將所閱讀之文獻與媒體報導綜合整理,歸納如下: 

一、該法過於專注維持文章及句子的整體性,而忽略文法及發音的重要性。 

  由於全語言注重的是學習者對整篇文章內容的了解,因此不主張仔細推敲句型的文法及單字的發音。當學習者在閱讀文章時,若遇有不了解之處,全語言法的處理方式是鼓勵學生根據「前後文」或「插圖」來猜測某句子或單字的意義,而非針對其文法加以分析或去查閱字典。此種教學方式造成以下學習後遺症:

  • 1.
由於不注重「字」與「音」(Words and Sounds)之間的關聯性,削弱了學生辨認單字(如「同音異字」及「同字異音」在意義上的異同)及拼字的能力。

  • 1.
拋棄文法學習,使得學生忽略句子中字與字間以及上下句的關聯性。

  • 1.
資質較佳的學生即使不完全了解某篇文章的真正意旨,也常能靠猜測其大意而通過一般才會被診斷出來。然而在發現之時,這類學童的閱讀能力通常已落後同年級學童兩年以基本的閱讀測驗。因此,資質佳但實際上閱讀能力差的學生,通常要到小學五、六年級上。

二、程度落後者、來自中下階層的學生,以及第二語言學習者,難由「全」法中獲益。 

 
 「全」法鼓勵學生在閱讀文章時,循文脈來了解其大意,而不逐字逐句推敲。然此一方法能否奏效,有其先決條件。首先學生需具備相關的常識(general knowledge)或背景知識「全」法鼓勵學生在閱讀文章時,循文脈來了解其大意,而不逐字逐句推敲。然此一方法能否奏效,有其先決條件。首先學生需具備相關的常識(general knowledge)或背景知識 contextual knowledge)才能有效地解讀某篇文章的內容,缺乏這樣的知識,即使英語程度再好,也很難猜測文章大意。為説明常識與背景知識對語言學習的重要性,筆者在此引用Jeremy Harmer於2001年所出版之The Practice of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一書中一個例子:當報紙的新聞標題寫著:England in six-wicket collapse,在英國或澳洲土生長的讀者,一見此標題就知道這則消息是有關英國在國際板球比賽中大敗,但對於一個不諳板球文化的學生(如台灣來的學生),若無特別解說,根本難以猜測該標題的意義。此外,學生尚有良好的閱讀技巧(reading strategies)才能在遇到不懂的單字或句子時,懂得循上下文猜測某句、某段甚或整篇文章的大意。 

  由於程度較差或來自中下階層的學生,以及第二語言學習者,常因背景知識或閱讀技巧的缺乏,需要教師仔細解釋文章的背景及細節,才能真正了解其內容,然這種逐字或逐句推敲的方式,並非「全語言」的主張。因此,若教師在課堂中堅持只用「全」法貫徹其教學,那麼這一群學生便難從其教學中獲益。


三、該法強調以「學習者為中心」(learner-centred),忽視語言教師的專業素養在學生學習語言的過程中,所扮演之啓發與啓蒙者的角色。尤其在糾正錯誤(error correction)方面,全語言主張讓學生自己來(所謂的”learner self-correction”)。但有些錯誤的修正,超越學生本身語言能力所及,且對程度中下的學生而言,此一方式反增加其學習困擾。因此,全語言法常未能有效地處理學生所犯之錯誤。

四、該法忽略有系統的直接教學法(Systematic Direct Instruction)之重要性。全語言教學法提倡讓學生透過自行研究、摸索來學習,且教學過程中不強調對單字與文法等細節予以有系統的指導,也不鼓勵所謂的密集式閱讀(intensive reading)。然而,多數針對閱讀課程所做的研究結果卻顯示:大部分的學生較能從教師「直接」及「有系統」的解釋及說明中受益 Adams, 1990; Duffy, Roehler & Putman, 1987; Evans & Carr, 1985;Resenshine & Stevens, 1984, cited by Spiegel, 1992)。

五、該法忽略口語英語(Spoken English)與寫作英語(Written English)之異 許多研究都顯示,口語英語不同於寫作英語(如Hammond, J. 1992, “Is learning to read and write the same as learning to speak?”一文對口語與寫作英語之異同有詳細的分析)。但全語言教學法卻忽略二者之許多相異處,而未能指導學生學習各種不同文體的寫作技巧,遂養成學生所謂的“Speech Written Down”的寫作模式。 

贊成與反對兩派大戰,教師何去何從?

 
 關於全語言的成敗,眾說紛紜,而教師們在贊成與反對的議論聲中,又該做何取決?筆者對此有以下幾點建議:

  • 1.
對各種言論及研究成果發表,都應以自身所學及經驗,做獨立的判斷以及批判性的思考。在評估某一理論及研究報告時,應深入了解該學者的背景。如「行為語言學派(Behaviourist,即文法翻譯法及聽說教學法的支持者)」與「自然認知學派(Nativist或Cognitivist,即溝通式教學法及全語言教學法的擁戴者)」對「全」法的效果,便有南轅北轍的看法。

  • 2.
教學忌走極端或只偏好某種教學法。例如在使用「全」法之時,教師可融入「系統式直接教學法」來補全語言之不全,使語言學習更趨完整,同時滿足不同程度學生之需求(有興趣的讀者可詳閱Spiegel, 1992,“Blending whole language and systematic direct instruction”一文)。

  • 3.
不斷自我充實進修,隨時吸收更新的教學理論與教學法。例如,就在「全」法的贊成者與反對者僵持不下之際,另一種教學選擇,已於八○年代起逐漸成形,並於近年受到許多英語系國家的肯定,此即「社會語言學派」所提倡之「文體教學法」(Genre-based /Text-based Approach)。 而筆者將於下一期(2005年7月)的英語學園專欄中對此法加以探討。

結語 

  從澳洲的英語教學現況中不難發現,讀寫能力好壞已不僅是個人問題,而是關乎整體社會競爭力的基本要素之一,語言教育的議題亦已跨越語言學界及教育界,而成為社會大眾關注之焦點。因此,台灣的語言教師及學者們,在欲熱情擁抱任何一種教學法的同時,不可不仔細評估其優劣──取其優而避其劣,才能獲得最大的教學成效! 
楔子

  近年來在不少教師及學者大力提倡下,台灣語言教學界掀起了一股「全語言教學熱」,推廣範圍不僅止於英語教學,還延伸至國語文教學。筆者對此現象感到十分關切,因為「全語言」的擁戴者在熱情推薦此法時,只提其優點而未對其「不全處」加以探討。此外,縱使「全」法確有推廣價值,但其在英國、美國、澳洲等英語系國家自七○年代實施三十年以來,不僅教法與成效頗受爭議,近十年更為語言教學界大加撻伐,將之視為造成全國人民讀寫能力(Literacy Skills)普遍欠佳的罪魁禍首[01]
參考資料:Whole language diehards need facts in single syllables(November 10, 2004),Sydney Morning Herald(雪梨先鋒日報,簡稱smh。該報為澳洲新南威爾斯州流量最大之日報。)
  另有兩篇於1999年10月4日刊載於該報,探討全語言法以及讀寫能力的文章,在此也推薦給讀者做為參考:
  (1)Parents hold the key,探討父母對孩子們的讀寫能力發展之影響。作者為Barry Maley(Director of the Taking Children Seriously program of research at the 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
  (2)Literacy levels still falling-you wouldn’t read about it,此篇文章旨在探討澳洲全國讀寫能力低落之嚴重性以及全語言法對閱讀能力的影響。作者為Kevin Wheldall,為麥覺理大學教育學院教授(Professor of Education and Director of Macquarie University Special Education Centre)。Wheldall教授是當地研究閱讀能力的權威。由他主持的「閱讀能力復甦課程」(Reading Recovery Programme)幫助了無數閱讀能力落後的學童重拾閱讀的樂趣。筆者於麥覺理大學選修Language, Literacy and Learning之課程時,曾上過這位教授的課,對其教學法及研究成果至為推崇。讀者們在閱讀其著作後,若欲與之聯繫,可透過電子郵件:kevin.wheldall@mq.edu.au。)
  以上兩篇文章讀者們可至smh網頁中之News Store購買,價格為每篇2.20澳元(約新台幣55元)。另讀者們若對全語言的相關報導有興趣,亦可上澳洲的網頁,鍵入“Whole Language Approach”即可獲得來自當地媒體或專家研究的各種資訊。
,台灣的語言教學界是否對其負面的影響有深刻的認識?

  為了希望台灣的語言教師們能對全語言教學法有更客觀的認識與省思,筆者欲在此將澳洲的全語言教學對其人民讀寫能力的影響,以實例報導,並進而對其正反面效果加以探討,盼國內教師在採用「全」法時,能以他國之經驗為借鏡,降低該法的負面衝擊,使之發揮真正應有的成效!

澳洲「全語言教學法」的衝擊──實況報導

實況一:澳洲中小學生的英語寫作能力普遍欠佳


  1994年筆者首次留意到澳洲小學生的英語寫作能力,不及筆者當時在台北所經營的語言補習班的兒童英語高級班學生。透過筆者安排,請當時正在學習英文作文的台灣該班學生,與幾位同年級的澳洲小學生互相通信。原本筆者冀望學生們能從通信中學習簡易的書信閱讀及寫作技巧,不料大多數澳洲學生的來函,不是拼字錯誤、句法不對,就是因字跡潦草而不知所云,有一、兩位六年級的孩童,甚至連自家地址都寫錯!原本筆者以為那些作文能力不佳的小學生只是少數個例,然而當筆者赴雪梨於中小學任教一段時間後,才發現當地的中小學生,普遍讀寫能力不佳。

實況二:家長自力救濟,補習風氣盛行

  許多學生因語言能力障礙,而連帶影響其它學科的學習。由於情況嚴重,澳洲教育當局自1999年起喊出「語言學習不只是英語老師的責任」之口號,要求各級教師不論任教科目為何,皆需教學生如何閱讀及寫報告[02]
關於澳洲「讀寫能力(Literacy)」議題相關文章,讀者可上ABC網站(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之簡稱),於ABC News Online-Archive搜尋欄中輸入Literacy,即可獲得許多相關訊息。該媒體為非商業性之國營事業,有電視台及廣播電台兩種傳媒。
。但問題是,自七○年代「全語言教學」盛行三十年以來,只要是在那段期間受教育者,大都不知「文法」及「文體」(Text Types,即文章體裁)為何物!教師們自身既從未受過相關訓練,要拿什麼教莘莘學子呢?因此,政府只得花大筆經費重新訓練各級在職教師,以及正在大學進修的準老師們。


  由於學校及教育當局的解救方案緩不應急,為人父母者只好自力救濟,紛紛為子女請家教或送至補習班。因此,原本不時興補習的澳洲社會,頓時間補習班林立,連功文數學、功文英文等外來的補習機構都大行其道,連鎖店一家一家地開張,經濟能力許可的家長,更索性將子女轉入私立學校,使得許多公立學校招生不足,面臨關門大吉的窘狀。這種情況普遍存在於全國各地,但來自中下階層或偏遠地區的子弟則往往因缺乏校外補習或上私立學校就讀的機會,常發生中途輟學或勉強完成義務教育(中學十年級,相當國內的高一程度)便不再升學的遺憾。


實況三:大專院校亦為學生的讀寫能力大傷腦筋

  由於大多數的澳洲學生在中學求學過程中,從未學習文法及寫作,因此上了專科或大學後,常因不知如何寫報告而被當掉。為解決此一問題,各大專院校不得不開設免費的寫作訓練班,指導學生如何寫報告,此舉使各大專院校原本已拮据的經費,更雪上加霜。而其訓練成效如何呢?雖然某些寫作技巧可透過短期密集訓練而有所進步,但真正需具備的閱讀及寫作能力(亦即能理解文章的「弦外之音」或能針對內容做批判性的思考,或是寫作時能有效引經據典並有條理地傳達所欲表達的理念等較高層次的讀寫能力)卻非一蹴可幾!

實況四:澳洲學生毫無文法概念,外語學習成效差

  自八○年代末期澳洲政府推行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以來,各級學校皆將外語學習(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簡稱LOTE)納入課程範圍。但礙於經費及師資不足,再加上一般澳洲人對學習外語興趣缺缺,十多年來整體實施效果欠佳。而澳洲學生本身母語讀寫程度見絀且毫無文法概念的情況,也使得學習外語成為一項艱鉅的任務。舉例來說,1998至2003年間,筆者在當地一所公立專科學校(Technical And Further Education,簡稱TAFE)教授日文,每每在教日文文法之前,都要先講解英文文法,甚至要解釋何謂動詞、名詞等。以英語為母語(Native Speaker)的學生仰賴一位英語非母語者(Non-native Speaker)來教授英語文法的情形,在澳洲並非鮮事。筆者在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選修法文時,情形也相同,全班唯有筆者及其他兩位日本學生,在教授講解文法時頻頻點頭。總括而言,在澳洲,除了五十歲以上的銀髮族、少數學過文法的年輕幸運兒及語言菁英份子外,大概只有海外來的留學生知道文法為何物!

實況五:成人文盲帶來社會問題,讀寫能力差降低個人及國家在全球之競爭力

  除了校園內的種種學習問題,澳洲人民低落的讀寫能力亦影響勞動市場之生產力及澳洲整體於全球的競爭力。據「澳洲成人讀寫能力協會」(Australian Council for Adult Literacy)之報導,百分之四十七的澳洲成年人因讀寫能力極低而影響其就業機會[03]
澳洲聯邦政府教育科學訓練部的網頁詳載了該國語言教育政策之發展及各種相關數據與訊息,有興趣的讀者可上網查詢。
。由於成人文盲為澳洲社會帶來許多就業及社會問題(文盲的比例又以移民及原住民居多數),聯邦政府不得不於2002年元月起,斥資委託各地的公立專科學校、職訓所或大學附設之成人教育班開授「成人識字及寫字課程」(Language, Literacy& Numeracy Programme,簡稱LLNP)。筆者在TAFE任教時,也曾參與此種課程的研究,近日更前往住家附近的職訓所代課,教授此類課程。授課的對象大都是移民、原住民、常期失業者及中途綴學的青少年。令筆者訝異的是,此一課程供不應求,令許多職訓所荷包滿滿,可見文盲在澳洲社會並非少數族群。

  此外,許多澳洲人平常在寫書信或報告時,常令人有「不知所云」之感。因為他們的寫作模式是所謂的“Speech Written Down”,也就是將與人面對面談話的模式運用於寫作上。這種方法常讓書寫內容流於片段式甚或雜亂無章,讀者則感覺「天外飛來一筆」,不解寫作者所欲表達為何。 


實況六:全國讀寫能力的問題成為媒體炒作題材、政府的燙手山芋 

  由於讀寫能力低落的影響已由個人層面擴展至社會各階層,此一話題因而成為當地媒體熱門的炒作題材[04]
本篇報導的媒體www.seven.com.au為澳洲電視台第七台(Channel Seven)之網頁。該台的時事新聞節目「今日今夜」(Today Tonight)常對全語言及讀寫能力之議題做個案(Case Study)報導,讀者亦可上其網站查詢參考資料。其它相關報導尚有:November 11, 2004, Kids bridge the reading gap, Reporter: David Richardson.;May 8, 2003, Reading breakthrough, Reporter: Chris Allen。
。由於大多數的學者專家皆將矛頭指向「全語言」,「全語言」也因此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名詞。因全國上下都很好奇:「全語言」究竟是何方「毒」物,竟能癱瘓澳洲好幾世代人民的讀寫能力,且造成整體社會嚴重內傷,需耗費納稅人大把銀子來長期治療?

  至於年輕一輩的讀寫能力低落現象是否可完全歸咎於「全語言教學法」,各界仍有爭議,但可確定的是,讀寫能力的好壞與教師的教學方式息息相關,而教師的教學法則又關乎師資培訓的方式。為確切了解「全語言」對語言學習所造成的影響,以及全國學子的讀寫能力問題,今年二月初,澳洲聯邦政府教育部部長宣佈將斥資數百萬澳元,進行全國性的在學生讀寫能力調查。其實,為了解決讀寫能力低落的問題,政府當局自九○年代初期起便已邀集專家學者,研究各種補破網」的策略。且每逢各級政府選舉之際,語言教育政策必為各政黨政策菜單上的一道主菜!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提升人民的讀寫能力,澳洲政府及整體社會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全語言」的優點與其「不全」之處

  以上的澳洲英語教育現況報導,並非意在全盤抹殺「全語言教學法」。不可否認地,「全」法在語言教學上亦有諸多優點及貢獻。其最大特色在於: 

一、 教材及教學活動的選擇具彈性。

二、 視學生為活躍的語言學習參與者,而非被動的模仿者。 

三、 鼓勵學生自由探索、創作。 

四、 重視兒童文學、兒童創作,並提倡閱讀及測驗題材生活化。 

  關於「全」的真正定義,各派學者有不同的解讀。但若照其英文的字面解釋,“Whole Language”的原意是“Learn language as a whole.”意即強調將語言當成一完整的體系來學習,而不像傳統的「文法翻譯法」及「聽說教學法」(Audio-lingualism)將一篇文章拆成若干個句子,然後加以逐字發音、逐句分析。

  至於原本強調語言學習之「完整性」的「全語言教學法」,為何會造成種種反效果呢?這是因為,沒有一種教法是十全十美的,而當教師們將某一種教法奉為其教學錦囊中的唯一法寶,而未對其教學盲點加以正視並處理補救,或在使用時,對其觀念及用法有所誤解或誤用,使得教學模式產生偏差,便會造成適得其反的狀況。而「全」法的教學盲點究竟為何,筆者玆將所閱讀之文獻與媒體報導綜合整理,歸納如下: 

一、該法過於專注維持文章及句子的整體性,而忽略文法及發音的重要性。 

  由於全語言注重的是學習者對整篇文章內容的了解,因此不主張仔細推敲句型的文法及單字的發音。當學習者在閱讀文章時,若遇有不了解之處,全語言法的處理方式是鼓勵學生根據「前後文」或「插圖」來猜測某句子或單字的意義,而非針對其文法加以分析或去查閱字典。此種教學方式造成以下學習後遺症:

  • 1.
由於不注重「字」與「音」(Words and Sounds)之間的關聯性,削弱了學生辨認單字(如「同音異字」及「同字異音」在意義上的異同)及拼字的能力。

  • 1.
拋棄文法學習,使得學生忽略句子中字與字間以及上下句的關聯性。

  • 1.
資質較佳的學生即使不完全了解某篇文章的真正意旨,也常能靠猜測其大意而通過一般才會被診斷出來。然而在發現之時,這類學童的閱讀能力通常已落後同年級學童兩年以基本的閱讀測驗。因此,資質佳但實際上閱讀能力差的學生,通常要到小學五、六年級上。

二、程度落後者、來自中下階層的學生,以及第二語言學習者,難由「全」法中獲益。 

 
 「全」法鼓勵學生在閱讀文章時,循文脈來了解其大意,而不逐字逐句推敲。然此一方法能否奏效,有其先決條件。首先學生需具備相關的常識(general knowledge)或背景知識「全」法鼓勵學生在閱讀文章時,循文脈來了解其大意,而不逐字逐句推敲。然此一方法能否奏效,有其先決條件。首先學生需具備相關的常識(general knowledge)或背景知識 contextual knowledge)才能有效地解讀某篇文章的內容,缺乏這樣的知識,即使英語程度再好,也很難猜測文章大意。為説明常識與背景知識對語言學習的重要性,筆者在此引用Jeremy Harmer於2001年所出版之The Practice of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一書中一個例子:當報紙的新聞標題寫著:England in six-wicket collapse,在英國或澳洲土生長的讀者,一見此標題就知道這則消息是有關英國在國際板球比賽中大敗,但對於一個不諳板球文化的學生(如台灣來的學生),若無特別解說,根本難以猜測該標題的意義。此外,學生尚有良好的閱讀技巧(reading strategies)才能在遇到不懂的單字或句子時,懂得循上下文猜測某句、某段甚或整篇文章的大意。 

  由於程度較差或來自中下階層的學生,以及第二語言學習者,常因背景知識或閱讀技巧的缺乏,需要教師仔細解釋文章的背景及細節,才能真正了解其內容,然這種逐字或逐句推敲的方式,並非「全語言」的主張。因此,若教師在課堂中堅持只用「全」法貫徹其教學,那麼這一群學生便難從其教學中獲益。


三、該法強調以「學習者為中心」(learner-centred),忽視語言教師的專業素養在學生學習語言的過程中,所扮演之啓發與啓蒙者的角色。尤其在糾正錯誤(error correction)方面,全語言主張讓學生自己來(所謂的”learner self-correction”)。但有些錯誤的修正,超越學生本身語言能力所及,且對程度中下的學生而言,此一方式反增加其學習困擾。因此,全語言法常未能有效地處理學生所犯之錯誤。

四、該法忽略有系統的直接教學法(Systematic Direct Instruction)之重要性。全語言教學法提倡讓學生透過自行研究、摸索來學習,且教學過程中不強調對單字與文法等細節予以有系統的指導,也不鼓勵所謂的密集式閱讀(intensive reading)。然而,多數針對閱讀課程所做的研究結果卻顯示:大部分的學生較能從教師「直接」及「有系統」的解釋及說明中受益 Adams, 1990; Duffy, Roehler & Putman, 1987; Evans & Carr, 1985;Resenshine & Stevens, 1984, cited by Spiegel, 1992)。

五、該法忽略口語英語(Spoken English)與寫作英語(Written English)之異 許多研究都顯示,口語英語不同於寫作英語(如Hammond, J. 1992, “Is learning to read and write the same as learning to speak?”一文對口語與寫作英語之異同有詳細的分析)。但全語言教學法卻忽略二者之許多相異處,而未能指導學生學習各種不同文體的寫作技巧,遂養成學生所謂的“Speech Written Down”的寫作模式。 

贊成與反對兩派大戰,教師何去何從?

 
 關於全語言的成敗,眾說紛紜,而教師們在贊成與反對的議論聲中,又該做何取決?筆者對此有以下幾點建議:

  • 1.
對各種言論及研究成果發表,都應以自身所學及經驗,做獨立的判斷以及批判性的思考。在評估某一理論及研究報告時,應深入了解該學者的背景。如「行為語言學派(Behaviourist,即文法翻譯法及聽說教學法的支持者)」與「自然認知學派(Nativist或Cognitivist,即溝通式教學法及全語言教學法的擁戴者)」對「全」法的效果,便有南轅北轍的看法。

  • 2.
教學忌走極端或只偏好某種教學法。例如在使用「全」法之時,教師可融入「系統式直接教學法」來補全語言之不全,使語言學習更趨完整,同時滿足不同程度學生之需求(有興趣的讀者可詳閱Spiegel, 1992,“Blending whole language and systematic direct instruction”一文)。

  • 3.
不斷自我充實進修,隨時吸收更新的教學理論與教學法。例如,就在「全」法的贊成者與反對者僵持不下之際,另一種教學選擇,已於八○年代起逐漸成形,並於近年受到許多英語系國家的肯定,此即「社會語言學派」所提倡之「文體教學法」(Genre-based /Text-based Approach)。 而筆者將於下一期(2005年7月)的英語學園專欄中對此法加以探討。

結語 

  從澳洲的英語教學現況中不難發現,讀寫能力好壞已不僅是個人問題,而是關乎整體社會競爭力的基本要素之一,語言教育的議題亦已跨越語言學界及教育界,而成為社會大眾關注之焦點。因此,台灣的語言教師及學者們,在欲熱情擁抱任何一種教學法的同時,不可不仔細評估其優劣──取其優而避其劣,才能獲得最大的教學成效! 

注 釋

  • [01] 參考資料:Whole language diehards need facts in single syllables(November 10, 2004),Sydney Morning Herald(雪梨先鋒日報,簡稱smh。該報為澳洲新南威爾斯州流量最大之日報。)
      另有兩篇於1999年10月4日刊載於該報,探討全語言法以及讀寫能力的文章,在此也推薦給讀者做為參考:
      (1)Parents hold the key,探討父母對孩子們的讀寫能力發展之影響。作者為Barry Maley(Director of the Taking Children Seriously program of research at the 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
      (2)Literacy levels still falling-you wouldn’t read about it,此篇文章旨在探討澳洲全國讀寫能力低落之嚴重性以及全語言法對閱讀能力的影響。作者為Kevin Wheldall,為麥覺理大學教育學院教授(Professor of Education and Director of Macquarie University Special Education Centre)。Wheldall教授是當地研究閱讀能力的權威。由他主持的「閱讀能力復甦課程」(Reading Recovery Programme)幫助了無數閱讀能力落後的學童重拾閱讀的樂趣。筆者於麥覺理大學選修Language, Literacy and Learning之課程時,曾上過這位教授的課,對其教學法及研究成果至為推崇。讀者們在閱讀其著作後,若欲與之聯繫,可透過電子郵件:kevin.wheldall@mq.edu.au。)
      以上兩篇文章讀者們可至smh網頁中之News Store購買,價格為每篇2.20澳元(約新台幣55元)。另讀者們若對全語言的相關報導有興趣,亦可上澳洲的網頁,鍵入“Whole Language Approach”即可獲得來自當地媒體或專家研究的各種資訊。
  • [02] 關於澳洲「讀寫能力(Literacy)」議題相關文章,讀者可上ABC網站(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之簡稱),於ABC News Online-Archive搜尋欄中輸入Literacy,即可獲得許多相關訊息。該媒體為非商業性之國營事業,有電視台及廣播電台兩種傳媒。
  • [03] 澳洲聯邦政府教育科學訓練部的網頁詳載了該國語言教育政策之發展及各種相關數據與訊息,有興趣的讀者可上網查詢。
  • [04] 本篇報導的媒體www.seven.com.au為澳洲電視台第七台(Channel Seven)之網頁。該台的時事新聞節目「今日今夜」(Today Tonight)常對全語言及讀寫能力之議題做個案(Case Study)報導,讀者亦可上其網站查詢參考資料。其它相關報導尚有:November 11, 2004, Kids bridge the reading gap, Reporter: David Richardson.;May 8, 2003, Reading breakthrough, Reporter: Chris Allen。

作者簡介

王淑儀
  • 雪梨科技大學應用語言學碩士。
  • 現於澳洲雪梨擔任教育訓練顧問公司GMS Education, Pty. Ltd.負責人,專事英語教師培訓、語言課程顧問、ELT出版品推廣、國際教育推廣以及國際學術交流。
  • 擅英、日、法三種外語。曾赴英國留學,並於台北、倫敦及雪梨教授中、英、日三種語言達十八年。目前除教學與寫作外,尚致力於「語言教師的語言能力培養」以及「英語普及全球對國際教育生態的影響」等相關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