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2314

Awakening-A Talk about Digital Education
覺醒──淺談數位教育

2016/08/14作者/潘澤維(Fred Poon)

緣起

 
 
  大約四年前,我開始編撰與創造「數位教材」,一步步摸索該如何結合CLIL與Digital Learning,沒想到這一試便帶領我走上「數位教育」的這條路。

  2012年時,我第一次受邀分享「數位教學」的經驗,當時就發覺教師普遍對科技都是畏懼與害怕的。當然,這一點也不奇怪。一般人碰到陌生與不熟悉的事物總是會害怕,因此隨之而來的第一個反應通常就是「排斥」。

  當年會有那樣的市場反應很正常,因為許多「數位教育」相關的「週邊」工具都很難懂。操作複雜的觸控式螢幕、功能多到用不完的電子白板,還有超級有趣但是與課綱內容一點都不相符的apps不計其數,能派得上用場的卻寥寥可數。教育者會畏懼、退縮,乃至害怕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只是教育者,眾多學者也都提出許多問題,指責數位帶來的負面影響。很多見解是以傳統的教學觀念檢視「數位教學」,因此許多反對論其實相當滑稽。這在我腦袋中這就像是1920年代以前,買賣馬匹的商人會說「汽車」有多麼「不好」,而且「有安全性的顧慮」一樣。

  許多家長也提出了有趣的反彈聲浪,像是「長期盯著螢幕對孩子的眼睛不好」、「無法控制孩子瀏覽什麼資訊」等等,都是在缺乏正確、足夠的訊息下,所產生的錯誤觀念。長期看著螢幕固然會傷害眼睛,但臺灣學生每天看課本內密密麻麻的字,一樣對眼睛有害。其實只要在閱讀時確實做到控制光源與時間這樣的「正確使用觀念」,就能避免傷害出現,家長在不了解 「數位」的「使用觀念」之前就將它否定了,這樣不是有失公正了嗎?
 

全球數位化

 
  這四、五年來,人與人溝通的方式改變了許多,而世界的改革與創新也瞬息萬變。2012年許多教師對數位「陌生」與「畏懼」的理由,在當今2016年看來已是很牽強的藉口。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兩年前,當時我到中華電信辦理續約新門號的業務,放眼過去櫃檯的服務人員都是和我媽媽同年紀的女士。在辦理門號的過程中,我仔細觀察他們的說明用語,每位年近60歲的大姊透過電腦上的資料,就能對你現有門號的頻寬、數據與你的使用習慣瞭若指掌,並且提供專業推薦。當然很多人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不過我相信很多中華電信的女士也都是從黑金鋼、小海豚機的年代,轉到智慧型手機的現代,過程都需要經過不斷地學習,才能跟上時代潮流,進而成為專業的服務人員。

  電信業者在工作上的變化不會比教育者來得少,甚至說更多都不為過。智慧型手機、數位媒體、社群網站、apps,這些都是「現代」的產物,也是每位學生所熟悉的事物。而「教育」是「幫助下一代成長」的產業,如果我們不願意用他們熟悉的當代科技做為工具,而是持續用過去傳統的教學方式來教導現代的孩子,那麼他們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未來」呢?
 
 

緣起

 
 
  大約四年前,我開始編撰與創造「數位教材」,一步步摸索該如何結合CLIL與Digital Learning,沒想到這一試便帶領我走上「數位教育」的這條路。

  2012年時,我第一次受邀分享「數位教學」的經驗,當時就發覺教師普遍對科技都是畏懼與害怕的。當然,這一點也不奇怪。一般人碰到陌生與不熟悉的事物總是會害怕,因此隨之而來的第一個反應通常就是「排斥」。

  當年會有那樣的市場反應很正常,因為許多「數位教育」相關的「週邊」工具都很難懂。操作複雜的觸控式螢幕、功能多到用不完的電子白板,還有超級有趣但是與課綱內容一點都不相符的apps不計其數,能派得上用場的卻寥寥可數。教育者會畏懼、退縮,乃至害怕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只是教育者,眾多學者也都提出許多問題,指責數位帶來的負面影響。很多見解是以傳統的教學觀念檢視「數位教學」,因此許多反對論其實相當滑稽。這在我腦袋中這就像是1920年代以前,買賣馬匹的商人會說「汽車」有多麼「不好」,而且「有安全性的顧慮」一樣。

  許多家長也提出了有趣的反彈聲浪,像是「長期盯著螢幕對孩子的眼睛不好」、「無法控制孩子瀏覽什麼資訊」等等,都是在缺乏正確、足夠的訊息下,所產生的錯誤觀念。長期看著螢幕固然會傷害眼睛,但臺灣學生每天看課本內密密麻麻的字,一樣對眼睛有害。其實只要在閱讀時確實做到控制光源與時間這樣的「正確使用觀念」,就能避免傷害出現,家長在不了解 「數位」的「使用觀念」之前就將它否定了,這樣不是有失公正了嗎?
 

全球數位化

 
  這四、五年來,人與人溝通的方式改變了許多,而世界的改革與創新也瞬息萬變。2012年許多教師對數位「陌生」與「畏懼」的理由,在當今2016年看來已是很牽強的藉口。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兩年前,當時我到中華電信辦理續約新門號的業務,放眼過去櫃檯的服務人員都是和我媽媽同年紀的女士。在辦理門號的過程中,我仔細觀察他們的說明用語,每位年近60歲的大姊透過電腦上的資料,就能對你現有門號的頻寬、數據與你的使用習慣瞭若指掌,並且提供專業推薦。當然很多人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不過我相信很多中華電信的女士也都是從黑金鋼、小海豚機的年代,轉到智慧型手機的現代,過程都需要經過不斷地學習,才能跟上時代潮流,進而成為專業的服務人員。

  電信業者在工作上的變化不會比教育者來得少,甚至說更多都不為過。智慧型手機、數位媒體、社群網站、apps,這些都是「現代」的產物,也是每位學生所熟悉的事物。而「教育」是「幫助下一代成長」的產業,如果我們不願意用他們熟悉的當代科技做為工具,而是持續用過去傳統的教學方式來教導現代的孩子,那麼他們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未來」呢?
 
 

反思

 
  我認為在談數位教育前,教育者必須先放下我們原有的認知、身段,並重新定位,接受自己也是學習者的角色。「教具」並不能重新定義「課綱」與「教學目的」,不過它的確能以不同的方式達成「課程目的」。但若主事者將「數位」看成是「提昇成效」的手段,那麼「教育」就失去了它該有的目的。

  以臺灣這幾年最常提到的「翻轉教育」為例,有多少位教師,擁有足夠的資源、時間、環境與支持可以徹底實踐這樣的教育理念呢?翻轉一詞被四處套用,好像藉由數位的方便大家都可以翻轉教育。不過你會發現即使「翻轉教育」這麼熱門,教學課綱仍然沒有變動、回家作業也沒有減少,更重要的是評鑑方式還是講求「數據與成績」;到底翻轉的意義為何,站在教學第一線的我們是否真的了解?

  It almost feels like we do it for the sake of “doing it”. (不要只是為了數位而數位)

  雖然本文談的是數位而不是翻轉,不過這卻是我在這幾年看到被摧殘最嚴重的例子。好像一有新的學術發表,許多學校就搶著做。但究竟要怎麼做、要做出什麼結果,卻還是沒有頭緒。為了數位而數位,不過究竟為什麼要數位,除了因應潮流之外,我們對「數位教育」的認知在哪?當我們的出發點、使用方式與認知是錯的時候,這件事情的原意、真諦還存在嗎?在正確的宣導與數位知識匱乏的情況下,受害的不只是教學現場的教師,更是我們的莘莘學子。

  我親眼看過學校添購百餘臺平板電腦,平時整整齊齊收在防潮箱,偶爾拿出來讓學生摸個50分鐘,然後下個月再見。我也看過學校購買電子版的書籍,要學生在課堂上看著平板電腦跟著唸,但墊在平板電腦下面的則是一模一樣的紙本書。

  當教室「為了數位而數位」,不僅沒有幫助教育者去接受並學習新的教學方式,更是扼殺了學生從數位中學習的習慣,因而造成「數位教育只是個噱頭」這種嚴重錯誤的觀念。
 

定義您專屬的數位教學

 
  所謂「數位教育」究竟是「以數位的方式教導學生」,還是「教導學生以數位的方式學習」,又或是其他可能?我發現許多身處教學現場第一線的教師、學者,甚至是學生,每天都在為「數位教育」重新定義。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臺灣多數教學者都非常渴望做好他們教學內的「數位層面」,不過可惜的是,我們的教育產業、學術單位,甚至政府並沒有給予妥善的資源讓教學者以正確的觀念去面對這項新的教學挑戰。
 
 
  在我的經驗中,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請問老師可以分享一些好的數位資源(網站、app、硬體)嗎?」我覺得這是個很單純也很誠實的問題,而且問我這個問題的每位教師,都是希望能夠增進自己的教學能力,幫助學生。這樣的初衷很重要,而我非常重視這樣的初衷。因此這也是為什麼問過我的所有教師都沒有得到他們心中期待的答案。

  我從來不在詢問我這個問題的當下,分享、提供,或是列出任何「數位教育資源」清單。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問題不是我能夠回答的,這問題只有提問的教師自己可以回答。

  每位教師的課程、進度、時間、班級程度、教學風格、學校資源,都不一樣。許多不熟悉數位教育的教師都有一個雷同的想法,就是「我要找到最好用(萬用)的數位資源」。這也呼應了前一個提問,教師總希望找到一個「最佳的標準答案」,但要找出最適合自己和學習者的資源,就必須靠教育者的專業來設計、實驗與不斷嘗試,才能透過數位來改革、活化課程,並且增加效能。

  另一方面,我們該思考的問題不是「我們可以用數位來做什麼教學」,而是「數位可以為我的教學做什麼」。這是身為教育者的我們該正視與思考的議題,因為前者思維會將教育推向「噱頭」與「治標不治本」的困境,後者則能引導教師回歸教育的本質。

  所以該如何定義「數位教育」?你可以在社群網站開啟班級專頁,與學生互動,也可以在班級運用電子化教材,或是使用apps改革你的課堂活動,這些全部都可以是「數位教育」。該如何定義不是看學者、市場與廠商斷言,而是要靠每位實施者、教師、學生,共同創造他的定義。
 

未來無限大

 
  我一直都覺得臺灣的教育業是半封閉型態的傳統產業。教師每天要面對的不外乎就是學生、成績、考試與課綱。不過有時候我覺得不管我們是不是教師,都應該暫停日日繁忙的步伐,好好觀察週遭的世界。無論你是什麼職業,我們對下一代都有責任,更何況我們的工作是「教育者」,更應該停下來好好看看這個世界。

  不久前,凱斯教育機構吳敏蘭執行長在她的講座中分享了一段我非常喜歡的名言:「Teaching creates all other professions.(教書創造了所有其他的職業。)」

  這句話更是適用在創投與科技當道的現代,因為只要有好的idea,要成為下個facebook、instagram、dropbox,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教師正是那重要的推手,無論師長是以哪種面貌出現,以何種形式給予教導,都可能成為改變某個人生命的關鍵角色。

  「數位」絕對是您與學生接軌最直接的方式。若我們希望課程對學生未來有直接的幫助,至少我們用來溝通的載具必須是這一世紀的產物。假使課堂中缺乏「溝通」或「載具」,很難再去談「教學方式」與「Methods」這種更深層的概念。
 
 
  不斷提出問題後,很多人會問我:「那該怎麼解決這些問題呢?」

  首先,我不敢說我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我更不認為我能幫所有教師解決他們的問題。不過我知道,想要改變,身為教育者就有義務正視兩個重點:「我們能做的事情」與「我們該做的事情」。

  談到數位的時候,許多教育者會開始在「我們能/不能做的事情」上糾結。

  「我沒辦法做那個,因為沒有設備。」

  「我沒辦法做那個,因為我身邊的資源不足。」

  「我沒辦法做那個,因為那個要花更多時間,我沒時間。」

  我常自問「困難」與「不可能」的界線究竟在哪?而我的答案是做好「我們該做的事情」,就能「實現不可能的任務」。

  「我們該做的事情」有很大的部分在於,你有多重視自己的工作與工作所賦予你的責任。這份責任的重量往往會是推動你前進的最大助力,或是拖住你原地踏步的最大阻力。每個人對同一件事的反應都不一樣,身為教育者,我們究竟對教學領域保有多少熱情、專注、專業與執著?這些要素都會大幅影響「我們能做的事情」有多少。
 

結語

 
  以2016年來說,數位已經普及化,每個家庭幾乎都人手一機。真正的「數位門檻」對年輕學子來說更低,他們不僅是Digital natives(數位原生),在應用上也普遍比年長的我們來得嫻熟許多。有時候我在參觀課程教學時會看到,臺上的教師講課講得不亦樂乎,而下面的學生無聊到要變成一攤爛泥。這時候我的腦袋就會出現一段OS:「殊不知這些學生通往世界的一切就在他們口袋中,而教師卻還是拿著十幾二十年前的陳舊課綱,以填鴨的方式講述課程,還有哪些項目會考與猜題的神準率啊……」

  教學不見得必須數位化。
  課程不見得必須要上網。
  課本不見得必須電子化。

  不過,

  我們必須連結教學,
  教學必須連結學生,
  學生必須連結世界。

 

 

 

作者簡介

潘澤維(Fred Poon)
  • 12年英語教學經驗
  • 現任 Method Farm 資訊設計團隊負責人、Hero Angle 品牌設計創意總監以及Lucky Sparks 電影製作團隊創始人
  • 兼任TEDx 講師演講訓練者、Apple 數位教育顧問、Fluent U 數位教育平臺合作夥伴、全臺多間語言學校教學顧問以及國際數位教育講師 (日本、中國、香港、新加坡、臺灣、德國)
  • 曾任英語數位教材開發與出版編輯以及全英語部門教學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