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2093

發現教與學的潛能:學科內容與英語學習的黃金交會
21st-Century Empowerment

2016/01/10作者/施錦雲

前言

 
  隨著全球化與科技的日新月異,英文無疑地已成為世界通用語言(lingua franca)。除了具有特殊外語能力的人,一般大眾在與外國朋友溝通時,說的都還是英文。英文的重要性已不需言喻;然而,如何將這重要的語言強化並深植於生活?更重要的是,英文教師應選擇何種教材,才可將英語教學更融入於學習環境?此外,老師們該如何增強自己的教學能力,將現有的教材轉換成學生能吸收並融會貫通的資源?為了解決這些教學難題,除了需要老師自身的增能,外在的教學環境更需要與時俱進。

 

 

教學理論與課堂實踐的交會點

 
  這學期,筆者在學校推行英語教學統整,希望整合學科內容與英語,讓學生們獲得更完整且全方位的學習。這是一個全新的嘗試,但俗話說:「凡事起頭難」;幸運的是,在尋找求資源來增能的同時,意外發現了英國牛津大學出版社的這一系列教師叢書(Oxford key concepts for the language classroom)。在這套以21世紀語言教室重要觀念設計的教師用書中,有非常符合筆者需要的理論基礎與實務練習,讓教學計畫有理論基礎可遵循。在Focus on LiteracyFocus on 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兩本書中,有許多觀念與想法非常值得和大家分享。

 

 

從語言能力看英語學習 – Focus on Literacy

 
  Focus on Literacy提出 Languaging-as-thinking的觀念。Vygotsky的社會認知發展理論認為,藉由語言,一個人的思想才可從人際互動轉換為本身的內在思考;而經過思考後的語言才得以深植於大腦中。因此,英語教學需要提升的是學生使用英語思考的層次,而非淺顯的單字、文法教學。如此的教學,就像是機械式的教學,無法落實到實際的生活溝通層面上。英語教學應是有意義的教學,透過意義的產生,在學生大腦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此的學習,才是有利於達成語言最終目的:溝通能力(communicative competence)。然而,溝通能力不是單指「聽」、「說」而已;「讀」、「寫」,也是很重要的。雖然「聽」、「說」能力先於「讀」、「寫」,一旦學生的能力足夠,老師就應該在讀寫方面多加訓練,提供更多的有意義文本或活動以供學習。

  在台灣,英語教學環境是歸類為EFL(English as Foreign Language),故強勢的中文(母語)使用會弱化了英語習得;然而,適時透過母語協助來學習英語,更能讓學生建立信心、縮短學習探索期,更有效率地提升學習能力。Focus on Literacy也指出母語的使用是可行的。在美國移民社會中,有許多西班牙裔學生;透過了西班牙語,可讓學生更快融入新的移民環境中。在台灣,有些英語教學場所會嚴格禁止學生使用母語,此舉反而會扼殺學生的自信心與興趣。有時候,彈性地讓學生使用母語,或是鼓勵學生多說英語而非一昧的禁止,更能創造出支持性的學習環境,讓學生更自在地自主學習與成長。

  除了理論基礎外,Focus on Literacy也以教學現場實例分享加以佐證。案例中,為培養學生讀寫的能力,除了提供大量文本閱讀作為寫作典範之外,透過多元的閱讀材料,學生才能日積月累寫出有內容的文章,而非單調且一成不變的範本摹寫。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教室觀察之一,是老師與學生針對美國南北戰爭前蓄奴故事的討論。有學生提問:「為什麼奴隸不能學習讀寫呢?」老師反問學生:「有誰能說說看?」一時間,全班鴉雀無聲。老師立刻寫了一張紙條,要全班安靜地傳閱。等到全班讀完紙條後,大家都明白為何奴隸不可受教育,更遑論學習讀寫了!老師到底在紙條上寫了什麼呢?他只寫了短短的三個字「Let’s escape tonight!」 有時候,學生課堂發言的提問不一定需要口頭回答,如此的解釋方式,也是對他們的一種閱讀訓練呀!

 

 

從跨學科看英語學習 – Focus on 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

 
  Focus on 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這是筆者本學期英語教師專業社群討論重點,本書介紹許多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 (CBLT) 教學的模式,如:foreign language immersion, transitional bilingual education, CLIL/European schools等,讓讀者了解 CBLT可有許多不同的教學模式,並可視其整體的教育環境、教師資源及授課時間等不同因素調整改變。基本而言,「學科內容」及「學習語言」是CBLT兩大重點。透過CBLT,學習是有效率的;透過學科的教學,更可引發學習動機。重要的是,CBLT能提升學生更進階的能力,因為透過學科內容的語言教學,學生學到更學術的文法與字彙,大大提升學習能力。

  筆者任教於一所公立小學,因此教學資源和經驗甚是有限。筆者曾經在課中進行「生活領域:五感」及「自然領域:月相變化」的教學。透過繪本及學生的背景知識,很容易就進入了主題,同時也學習了到單字和句型。在台灣,CBLT的教學通常很適合在藝術與人文及自然科學中進行,因為這兩項領域的教學需要大量的實際操作;透過學生的實作經驗及可被理解的語言,學習成效得以加深。「Learning by Doing」絕非傳統英文課中的「Learning by Listening」或「Learning by watching」。

 

 

教學統整,事半功倍

 
  然而,當學生興致提升,教學卻因課程內容銜接問題而無法延續,這樣蜻蜓點水式的CBLT,難免令人意猶未盡。若能找到一套統整學科內容的教材,方便老師同時進行學科與英語教學,那就更適合也不過了!筆者發現Oxford Discover系列教材能同時滿足想要進行CBLT教學的老師及學生們。如同Focus on 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提及,學生應有基礎母語閱讀能力再進行CBLT,因為他們既可成熟到理解及類推學科內容,也可同時兼顧語言學習。

 

 

如何開始「Discover」?

 
  在國小階段,筆者建議可從中年級開始使用Oxford Discover系列教材。透過學生低年級時的英文基礎訓練,他們並不會覺得Oxford Discover的文字量吃重。乍看之下,Oxford Discover內容極豐富;仔細翻閱後,老師們會發現學習重點會不斷在每課當中重複出現,目的就是可加深學習理解與印象。例如在Oxford Discover 1中,每單元都有重要單字學習,生字介紹完後,在當頁下方就有對應的單字練習。學生可看圖將單字圈出,或是填入正確表格中。一旦學生達成,就代表學生了解字義。老師們在課堂中就可進行評量,透過教材來了解學生的學習狀況。例如Unit 3第28頁中,同一頁就有六題不同顏色的圖案,學生得依提示red, yellow, and blue單字提示中挑出正確的顏色圖案。能選出正確答案,就代表學生理解這些顏色單字的意義。

 

 
取材自Oxford Discover 1
 
  接下來第30頁中的Who’s in the tree?採用重複的詞句,藉由只替換顏色、數字和動物的單字,讓學生更能吸收重點。如:Out in the garden, up in the tree. There are six red butterflies. Can you see? Out in the garden, up in the tree. There are five green lizards. Can you see?. . . Now there’s a problem. Look at the tree! There are twenty animals! Can you see? 此系列教材內容除故事文本外,更提供了多元的文學體裁,這在坊間教材中,真正實屬難得。

 

 

英文實力 vs. 基礎能力

 
   若要培養學生成為有效率的讀者,閱讀策略的引導是不可或缺的!因此在單字教學後,就是非常重要的閱讀策略訓練,包含從圖片或標題來預測文章內容等。雖然教學旨在將學科與英語結合,但老師們絕對不可忽略閱讀能力的培養。

  Oxford Discover系列除了結合不同學科內容(社會、藝術、生命科學、地球科學、數學和音樂)外,也有明確引導語言本身的練習及文法觀念。學生可接受充分的寫作練習及口語表達訓練。

  此外,Oxford Discover系列教材可充分培養學生的基礎能力,訓練其歸納、綜合、比較和對照等的能力。透過反覆多元的練習,學生的基礎能力得以一點一滴建立起來。

 

 

結語

 
  如同Focus on Literacy揭櫫的重點:Languaging-as-Thinking──「語言」是用來培養「思考能力」的。讓學習與生活結合以產生有意義的學習,才是真正的學習。老師們要培養學生帶得走的實力,而非紙上談兵的技巧。Focus on 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就是強調理解力的學習。當學習有意義時,理解才能產生;當理解了學習內容時,能力才得以建立。尋找一套培養學生實戰能力的教材實屬不易,能融入多元學科領域和內容豐富的文本,將是未來教師們挑選教材的新標準。

 


前言

 
  隨著全球化與科技的日新月異,英文無疑地已成為世界通用語言(lingua franca)。除了具有特殊外語能力的人,一般大眾在與外國朋友溝通時,說的都還是英文。英文的重要性已不需言喻;然而,如何將這重要的語言強化並深植於生活?更重要的是,英文教師應選擇何種教材,才可將英語教學更融入於學習環境?此外,老師們該如何增強自己的教學能力,將現有的教材轉換成學生能吸收並融會貫通的資源?為了解決這些教學難題,除了需要老師自身的增能,外在的教學環境更需要與時俱進。

 

 

教學理論與課堂實踐的交會點

 
  這學期,筆者在學校推行英語教學統整,希望整合學科內容與英語,讓學生們獲得更完整且全方位的學習。這是一個全新的嘗試,但俗話說:「凡事起頭難」;幸運的是,在尋找求資源來增能的同時,意外發現了英國牛津大學出版社的這一系列教師叢書(Oxford key concepts for the language classroom)。在這套以21世紀語言教室重要觀念設計的教師用書中,有非常符合筆者需要的理論基礎與實務練習,讓教學計畫有理論基礎可遵循。在Focus on LiteracyFocus on 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兩本書中,有許多觀念與想法非常值得和大家分享。

 

 

從語言能力看英語學習 – Focus on Literacy

 
  Focus on Literacy提出 Languaging-as-thinking的觀念。Vygotsky的社會認知發展理論認為,藉由語言,一個人的思想才可從人際互動轉換為本身的內在思考;而經過思考後的語言才得以深植於大腦中。因此,英語教學需要提升的是學生使用英語思考的層次,而非淺顯的單字、文法教學。如此的教學,就像是機械式的教學,無法落實到實際的生活溝通層面上。英語教學應是有意義的教學,透過意義的產生,在學生大腦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此的學習,才是有利於達成語言最終目的:溝通能力(communicative competence)。然而,溝通能力不是單指「聽」、「說」而已;「讀」、「寫」,也是很重要的。雖然「聽」、「說」能力先於「讀」、「寫」,一旦學生的能力足夠,老師就應該在讀寫方面多加訓練,提供更多的有意義文本或活動以供學習。

  在台灣,英語教學環境是歸類為EFL(English as Foreign Language),故強勢的中文(母語)使用會弱化了英語習得;然而,適時透過母語協助來學習英語,更能讓學生建立信心、縮短學習探索期,更有效率地提升學習能力。Focus on Literacy也指出母語的使用是可行的。在美國移民社會中,有許多西班牙裔學生;透過了西班牙語,可讓學生更快融入新的移民環境中。在台灣,有些英語教學場所會嚴格禁止學生使用母語,此舉反而會扼殺學生的自信心與興趣。有時候,彈性地讓學生使用母語,或是鼓勵學生多說英語而非一昧的禁止,更能創造出支持性的學習環境,讓學生更自在地自主學習與成長。

  除了理論基礎外,Focus on Literacy也以教學現場實例分享加以佐證。案例中,為培養學生讀寫的能力,除了提供大量文本閱讀作為寫作典範之外,透過多元的閱讀材料,學生才能日積月累寫出有內容的文章,而非單調且一成不變的範本摹寫。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教室觀察之一,是老師與學生針對美國南北戰爭前蓄奴故事的討論。有學生提問:「為什麼奴隸不能學習讀寫呢?」老師反問學生:「有誰能說說看?」一時間,全班鴉雀無聲。老師立刻寫了一張紙條,要全班安靜地傳閱。等到全班讀完紙條後,大家都明白為何奴隸不可受教育,更遑論學習讀寫了!老師到底在紙條上寫了什麼呢?他只寫了短短的三個字「Let’s escape tonight!」 有時候,學生課堂發言的提問不一定需要口頭回答,如此的解釋方式,也是對他們的一種閱讀訓練呀!

 

 

從跨學科看英語學習 – Focus on 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

 
  Focus on 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這是筆者本學期英語教師專業社群討論重點,本書介紹許多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 (CBLT) 教學的模式,如:foreign language immersion, transitional bilingual education, CLIL/European schools等,讓讀者了解 CBLT可有許多不同的教學模式,並可視其整體的教育環境、教師資源及授課時間等不同因素調整改變。基本而言,「學科內容」及「學習語言」是CBLT兩大重點。透過CBLT,學習是有效率的;透過學科的教學,更可引發學習動機。重要的是,CBLT能提升學生更進階的能力,因為透過學科內容的語言教學,學生學到更學術的文法與字彙,大大提升學習能力。

  筆者任教於一所公立小學,因此教學資源和經驗甚是有限。筆者曾經在課中進行「生活領域:五感」及「自然領域:月相變化」的教學。透過繪本及學生的背景知識,很容易就進入了主題,同時也學習了到單字和句型。在台灣,CBLT的教學通常很適合在藝術與人文及自然科學中進行,因為這兩項領域的教學需要大量的實際操作;透過學生的實作經驗及可被理解的語言,學習成效得以加深。「Learning by Doing」絕非傳統英文課中的「Learning by Listening」或「Learning by watching」。

 

 

教學統整,事半功倍

 
  然而,當學生興致提升,教學卻因課程內容銜接問題而無法延續,這樣蜻蜓點水式的CBLT,難免令人意猶未盡。若能找到一套統整學科內容的教材,方便老師同時進行學科與英語教學,那就更適合也不過了!筆者發現Oxford Discover系列教材能同時滿足想要進行CBLT教學的老師及學生們。如同Focus on 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提及,學生應有基礎母語閱讀能力再進行CBLT,因為他們既可成熟到理解及類推學科內容,也可同時兼顧語言學習。

 

 

如何開始「Discover」?

 
  在國小階段,筆者建議可從中年級開始使用Oxford Discover系列教材。透過學生低年級時的英文基礎訓練,他們並不會覺得Oxford Discover的文字量吃重。乍看之下,Oxford Discover內容極豐富;仔細翻閱後,老師們會發現學習重點會不斷在每課當中重複出現,目的就是可加深學習理解與印象。例如在Oxford Discover 1中,每單元都有重要單字學習,生字介紹完後,在當頁下方就有對應的單字練習。學生可看圖將單字圈出,或是填入正確表格中。一旦學生達成,就代表學生了解字義。老師們在課堂中就可進行評量,透過教材來了解學生的學習狀況。例如Unit 3第28頁中,同一頁就有六題不同顏色的圖案,學生得依提示red, yellow, and blue單字提示中挑出正確的顏色圖案。能選出正確答案,就代表學生理解這些顏色單字的意義。

 

 
取材自Oxford Discover 1
 
  接下來第30頁中的Who’s in the tree?採用重複的詞句,藉由只替換顏色、數字和動物的單字,讓學生更能吸收重點。如:Out in the garden, up in the tree. There are six red butterflies. Can you see? Out in the garden, up in the tree. There are five green lizards. Can you see?. . . Now there’s a problem. Look at the tree! There are twenty animals! Can you see? 此系列教材內容除故事文本外,更提供了多元的文學體裁,這在坊間教材中,真正實屬難得。

 

 

英文實力 vs. 基礎能力

 
   若要培養學生成為有效率的讀者,閱讀策略的引導是不可或缺的!因此在單字教學後,就是非常重要的閱讀策略訓練,包含從圖片或標題來預測文章內容等。雖然教學旨在將學科與英語結合,但老師們絕對不可忽略閱讀能力的培養。

  Oxford Discover系列除了結合不同學科內容(社會、藝術、生命科學、地球科學、數學和音樂)外,也有明確引導語言本身的練習及文法觀念。學生可接受充分的寫作練習及口語表達訓練。

  此外,Oxford Discover系列教材可充分培養學生的基礎能力,訓練其歸納、綜合、比較和對照等的能力。透過反覆多元的練習,學生的基礎能力得以一點一滴建立起來。

 

 

結語

 
  如同Focus on Literacy揭櫫的重點:Languaging-as-Thinking──「語言」是用來培養「思考能力」的。讓學習與生活結合以產生有意義的學習,才是真正的學習。老師們要培養學生帶得走的實力,而非紙上談兵的技巧。Focus on Content-Based Language Teaching就是強調理解力的學習。當學習有意義時,理解才能產生;當理解了學習內容時,能力才得以建立。尋找一套培養學生實戰能力的教材實屬不易,能融入多元學科領域和內容豐富的文本,將是未來教師們挑選教材的新標準。

 


作者簡介

施錦雲
  • 英國華威大學兒童英語教學碩士
  • 台北市新生國小教師
  • 何嘉仁教材編審委員
  • 公共電視e4kids兒童英語教學節目教案編寫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