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4682

翻轉教室:英語教室的助力或阻力?

2015/04/13作者/陳長慶

前言

 
  現今媒體經常報導台灣的英語競爭力遠不及韓國與新加坡,身為英文老師要如何加入「翻轉教室」的行列,又它是助力還是一股阻力呢?2014年底台大電機系葉丙成教授──台灣翻轉教育的推手,在美國得到教學創新大獎殊榮,更鼓舞筆者深思,在台灣教育環境裡建構英文翻轉教室的可能性。以下根據筆者數年來在英語線上課程教學的經驗,及參考相關文獻探討,先簡介翻轉教室以及翻轉教室的特性,接著思考如何讓英語教學也能加入翻轉教育的行列並和讀者們交換意見。
 

何謂翻轉教室?

 
  何謂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簡單來說:就其字面解釋就是翻轉「課堂的學習方式」。傳統教學場景──不外乎老師在講台上口沫橫飛地講述課文內容並忙碌地寫下密密麻麻的板書;而回家後學生為完成作業,不少人會使用參考書找答案,大部分老師也僅批閱作業,不再於課堂上做討論。翻轉教室則是:老師指定相關教材錄製成的影片為家庭作業,學生回家觀看,作業的疑難雜症再帶到學校詢問老師。

  創始於美國的翻轉教室,最初的發想為「助人」,二位中學化學教師為幫助缺席的學生補救教學,而薩爾曼•可汗(Salman Khan, 2012/2013)為幫助學習挫折的表妹重拾學習信心,皆以多媒體教材協助學習者,後續發展成擁有數個學科內容的可汗學院。翻轉教育至今發展約八年,藉由可汗學院的影響力,這股可汗旋風也席捲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台灣教育界,如葉丙成教授的PaGamO、中山女中張輝誠老師的學思達,誠致教育基金會的均一教育平台等,也使我們有機會反思傳統教學模式。
 

翻轉教室特色與課堂實作經驗分享

 
  接續,我們將討論翻轉教室的特色,以及筆者如何將此觀念運用於英語教學上。

1. 沒有時間限制的學習
  翻轉教室的特色之一為沒有時間限制的學習,科技所帶來的便利性,使得學生無上限的重複播放學習教材,學習者本身可掌控自己學習步調,決定哪些內容需多觀看,才有更好的理解力,自我確認學習知識完整,才可能轉化成先備知識,幫助下一個觀念學習,在主動探索知識的路上,學生可循序漸進完成每個學習階段。

  目前有許多國內外線上教學平台免費提供使用,不一定需要自行開發系統,也能將科技運用於英語教學。例如:教寫作可用Wikispaces ,讓學生用接龍方式創作;欲確認學生理解力,可用機智搶答Kahoot!進行。老師也可仿照可汗作法,將上課內容先錄製好上傳於YouTube讓學生回家看影片,或者藉由1know學習平台建構更專業的影音知識網頁。此種利用免費資源,提供無時間限制的學習方式,仍須注意以下幾點,若教學對象為小學生,必須與家長協調使用電腦的時間規範;隔代教養的家庭,祖父母大都不熟悉電腦網路使用方式,老師必須於課堂先示範操作,才能確保學生在家中熟悉如何使用電腦及網路等設備觀看教材。再者,像英語線上課程實施初期,若教師視科技為畏途,或老師認為此課程是增加額外教學工作時間;諸如此類的問題,將使翻轉教育寸步難行。

2. 容忍錯誤的學習
  目前盛行的英語溝通教學法(Communicative Language Teaching),雖提供更多機會讓學生開口說英文,但也導致學生怕被取笑,擔心一開口,文法、發音被即時糾正。然而在翻轉教室的學習過程中,「錯誤」可以更被包容,傳統教育往往因為考試的標準答案,學習過程較不被允許犯錯,然而翻轉教育的學生可在家重複觀看教學影片,少了老師在教學現場,學習多了一層隱私權,無須擔心過程中因不理解上課內容而被老師責備或處罰。

  如同筆者一向不直接在學習過程中對於「記錯單字」這件事給予責備,而是藉由「字彙學習線上系統」(CPOVLS)扮演給予學習回饋角色,此系統目前由筆者所帶領的英語教學與科技跨領域小組研發,如此一來,學生與字彙學習系統互動時,不必擔心犯錯會得到老師負面學習回饋,而且亦可保障學習過程的個人隱私,可說是線上回饋系統的優勢之一。某個練習單元結束後,學生曾告訴我,使用系統學習時,有二至三個單字無法克服拼字錯誤,經系統給予回饋後,若答錯,系統會給予正解,並顯示方才學習者的錯誤選項,這幾個錯誤單字反而印象特別深刻。我很慶幸學生能夠認知,犯錯也是學習過程的一部分。

3. 預習與複習並重的學習
  翻轉教室的教學模式可兼顧預習與複習,由學生觀看影片預習課程,取代原本於課堂中的學習,即使學習過後遺忘,還可重覆播放,對於學習者而言,預習與複習可行性更高,唯一考量則是,教材上需具備可回收性及穩定性,教師不需要經常更新資訊來重錄教材,畢竟錄製教學影片仍是要費時費工。但是提供預習與複習並重的學習環境,學生真的會在家自我學習嗎?大前研一(2013/2014)也問過類似問題,針對此點大前研一自行開發了「數位學習系統」,防止學生在家學習時不專心或翹課。

  另外,也有老師及學生問到,在家自學的過程佔學習成績的一部分嗎?以線上英文學習課為例,學生在家練習藉由線上小考以熟悉學習內容,若反覆作了數回小考,教師可設定將最佳分數納入成績計算,但此方式也曾有極少學生以「合作學習」方式,一學生先於電腦作答,誘答系統給予正解回饋時,學生通報答案予其他組員,為求高分而有舞弊之嫌。除答對率之外,若能將學習者作答反應時間一併參考,判斷是否過快,會是比較理想的學習過程評分;但矛盾的是,學生熟悉內容後將要求時效,上述的成績算法,對於力求教材精熟的學習者而言,似乎是負面的學習回饋。因此,筆者建議可參考學習者的英語學測、指考成績或英語線上課程的前測成績,教師可量化學習者的答對率和反應時間的進步幅度,累積數個學期的數據作較客觀的學習評量。

4. 討論社群的學習模式
  翻轉教室學生利用每週課堂時間,與老師面對面請益,老師的角色像諮商師,針對學習盲點個別指導。課堂的討論提供了社群的學習環境,個別的問題亦是大多數同學的問題,學生遇到問題時並不孤單,發問時較不會發生想問卻又不敢問的窘境。事實上,翻轉教育的討論社群與英語教學法的Silent Way默式教學法(Larsen-Freeman, 2000)有異曲同工之妙。默式教學法課堂中,老師盡量保持安靜,讓學生試著討論解決問題,學生有需要時,老師則會從旁輔導。

  另外,也有教師巧妙地將翻轉教育與英文寫作歷程結合,原先寫作歷程教學法由老師進行一對一檢討學生作業,此方式可達個別化指導之效,但也常影響課堂進度,如以翻轉教育模式進行,寫作技巧內容拍成影片,由同學回家觀看,老師有更充裕時間於課堂檢討作業(Baranovic, 2013)。當英語教學遇到科技時,老師的角色將更多元化,就如同筆者於英語線上課程的角色,在期末給予學生填寫學習回饋單時,學生普遍認為,筆者所扮演的角色為學習諮商師及課程設計師。
 

結語

 
  翻轉教育若可在台灣教育環境中實現,則有機會解決存在已久的英語學習雙峰問題(張武昌、周中天、陳純音、葉錫南、林正昌、許月貴,2004),改善英文能力差距加大的狀況。或許翻轉教育會是英語教學的契機,提供目前狀況不佳的英文學習者翻身的機會,也為英文教學與科技結合提供另類思考的可能性。由上述討論得知,建構翻轉教育在英語教室是個環環相扣的教育議題,筆者在此提出個人拙見,提供此議題起始點,也期待台灣英語教學相關工作者共襄盛舉,提出多元的見解,讓孩子們成為英語學習的受惠者。


前言

 
  現今媒體經常報導台灣的英語競爭力遠不及韓國與新加坡,身為英文老師要如何加入「翻轉教室」的行列,又它是助力還是一股阻力呢?2014年底台大電機系葉丙成教授──台灣翻轉教育的推手,在美國得到教學創新大獎殊榮,更鼓舞筆者深思,在台灣教育環境裡建構英文翻轉教室的可能性。以下根據筆者數年來在英語線上課程教學的經驗,及參考相關文獻探討,先簡介翻轉教室以及翻轉教室的特性,接著思考如何讓英語教學也能加入翻轉教育的行列並和讀者們交換意見。
 

何謂翻轉教室?

 
  何謂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簡單來說:就其字面解釋就是翻轉「課堂的學習方式」。傳統教學場景──不外乎老師在講台上口沫橫飛地講述課文內容並忙碌地寫下密密麻麻的板書;而回家後學生為完成作業,不少人會使用參考書找答案,大部分老師也僅批閱作業,不再於課堂上做討論。翻轉教室則是:老師指定相關教材錄製成的影片為家庭作業,學生回家觀看,作業的疑難雜症再帶到學校詢問老師。

  創始於美國的翻轉教室,最初的發想為「助人」,二位中學化學教師為幫助缺席的學生補救教學,而薩爾曼•可汗(Salman Khan, 2012/2013)為幫助學習挫折的表妹重拾學習信心,皆以多媒體教材協助學習者,後續發展成擁有數個學科內容的可汗學院。翻轉教育至今發展約八年,藉由可汗學院的影響力,這股可汗旋風也席捲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台灣教育界,如葉丙成教授的PaGamO、中山女中張輝誠老師的學思達,誠致教育基金會的均一教育平台等,也使我們有機會反思傳統教學模式。
 

翻轉教室特色與課堂實作經驗分享

 
  接續,我們將討論翻轉教室的特色,以及筆者如何將此觀念運用於英語教學上。

1. 沒有時間限制的學習
  翻轉教室的特色之一為沒有時間限制的學習,科技所帶來的便利性,使得學生無上限的重複播放學習教材,學習者本身可掌控自己學習步調,決定哪些內容需多觀看,才有更好的理解力,自我確認學習知識完整,才可能轉化成先備知識,幫助下一個觀念學習,在主動探索知識的路上,學生可循序漸進完成每個學習階段。

  目前有許多國內外線上教學平台免費提供使用,不一定需要自行開發系統,也能將科技運用於英語教學。例如:教寫作可用Wikispaces ,讓學生用接龍方式創作;欲確認學生理解力,可用機智搶答Kahoot!進行。老師也可仿照可汗作法,將上課內容先錄製好上傳於YouTube讓學生回家看影片,或者藉由1know學習平台建構更專業的影音知識網頁。此種利用免費資源,提供無時間限制的學習方式,仍須注意以下幾點,若教學對象為小學生,必須與家長協調使用電腦的時間規範;隔代教養的家庭,祖父母大都不熟悉電腦網路使用方式,老師必須於課堂先示範操作,才能確保學生在家中熟悉如何使用電腦及網路等設備觀看教材。再者,像英語線上課程實施初期,若教師視科技為畏途,或老師認為此課程是增加額外教學工作時間;諸如此類的問題,將使翻轉教育寸步難行。

2. 容忍錯誤的學習
  目前盛行的英語溝通教學法(Communicative Language Teaching),雖提供更多機會讓學生開口說英文,但也導致學生怕被取笑,擔心一開口,文法、發音被即時糾正。然而在翻轉教室的學習過程中,「錯誤」可以更被包容,傳統教育往往因為考試的標準答案,學習過程較不被允許犯錯,然而翻轉教育的學生可在家重複觀看教學影片,少了老師在教學現場,學習多了一層隱私權,無須擔心過程中因不理解上課內容而被老師責備或處罰。

  如同筆者一向不直接在學習過程中對於「記錯單字」這件事給予責備,而是藉由「字彙學習線上系統」(CPOVLS)扮演給予學習回饋角色,此系統目前由筆者所帶領的英語教學與科技跨領域小組研發,如此一來,學生與字彙學習系統互動時,不必擔心犯錯會得到老師負面學習回饋,而且亦可保障學習過程的個人隱私,可說是線上回饋系統的優勢之一。某個練習單元結束後,學生曾告訴我,使用系統學習時,有二至三個單字無法克服拼字錯誤,經系統給予回饋後,若答錯,系統會給予正解,並顯示方才學習者的錯誤選項,這幾個錯誤單字反而印象特別深刻。我很慶幸學生能夠認知,犯錯也是學習過程的一部分。

3. 預習與複習並重的學習
  翻轉教室的教學模式可兼顧預習與複習,由學生觀看影片預習課程,取代原本於課堂中的學習,即使學習過後遺忘,還可重覆播放,對於學習者而言,預習與複習可行性更高,唯一考量則是,教材上需具備可回收性及穩定性,教師不需要經常更新資訊來重錄教材,畢竟錄製教學影片仍是要費時費工。但是提供預習與複習並重的學習環境,學生真的會在家自我學習嗎?大前研一(2013/2014)也問過類似問題,針對此點大前研一自行開發了「數位學習系統」,防止學生在家學習時不專心或翹課。

  另外,也有老師及學生問到,在家自學的過程佔學習成績的一部分嗎?以線上英文學習課為例,學生在家練習藉由線上小考以熟悉學習內容,若反覆作了數回小考,教師可設定將最佳分數納入成績計算,但此方式也曾有極少學生以「合作學習」方式,一學生先於電腦作答,誘答系統給予正解回饋時,學生通報答案予其他組員,為求高分而有舞弊之嫌。除答對率之外,若能將學習者作答反應時間一併參考,判斷是否過快,會是比較理想的學習過程評分;但矛盾的是,學生熟悉內容後將要求時效,上述的成績算法,對於力求教材精熟的學習者而言,似乎是負面的學習回饋。因此,筆者建議可參考學習者的英語學測、指考成績或英語線上課程的前測成績,教師可量化學習者的答對率和反應時間的進步幅度,累積數個學期的數據作較客觀的學習評量。

4. 討論社群的學習模式
  翻轉教室學生利用每週課堂時間,與老師面對面請益,老師的角色像諮商師,針對學習盲點個別指導。課堂的討論提供了社群的學習環境,個別的問題亦是大多數同學的問題,學生遇到問題時並不孤單,發問時較不會發生想問卻又不敢問的窘境。事實上,翻轉教育的討論社群與英語教學法的Silent Way默式教學法(Larsen-Freeman, 2000)有異曲同工之妙。默式教學法課堂中,老師盡量保持安靜,讓學生試著討論解決問題,學生有需要時,老師則會從旁輔導。

  另外,也有教師巧妙地將翻轉教育與英文寫作歷程結合,原先寫作歷程教學法由老師進行一對一檢討學生作業,此方式可達個別化指導之效,但也常影響課堂進度,如以翻轉教育模式進行,寫作技巧內容拍成影片,由同學回家觀看,老師有更充裕時間於課堂檢討作業(Baranovic, 2013)。當英語教學遇到科技時,老師的角色將更多元化,就如同筆者於英語線上課程的角色,在期末給予學生填寫學習回饋單時,學生普遍認為,筆者所扮演的角色為學習諮商師及課程設計師。
 

結語

 
  翻轉教育若可在台灣教育環境中實現,則有機會解決存在已久的英語學習雙峰問題(張武昌、周中天、陳純音、葉錫南、林正昌、許月貴,2004),改善英文能力差距加大的狀況。或許翻轉教育會是英語教學的契機,提供目前狀況不佳的英文學習者翻身的機會,也為英文教學與科技結合提供另類思考的可能性。由上述討論得知,建構翻轉教育在英語教室是個環環相扣的教育議題,筆者在此提出個人拙見,提供此議題起始點,也期待台灣英語教學相關工作者共襄盛舉,提出多元的見解,讓孩子們成為英語學習的受惠者。


參考書目

  • 大前研一(2014)。賺錢力:影響你未來二十年的謀生關鍵(莊雅琇譯)。台北:天下文化。(原著出版於2013)
  • 張武昌、周中天、陳純音、葉錫南、林正昌、許月貴(2004)。國民中學學生基本學力測驗英語雙峰現象暨改進措施。教育部委託專案研究報告。
  • 廖怡慧(2012)。教學新思維-翻轉課堂。深耕教與學電子報,31。
  • 薩爾曼.可汗(2013)。可汗學院的教育奇蹟:兩億人的家教課,跟比爾.蓋茲的孩子一起學習(王亦穹譯)。台北:圓神。(原著出版於2012)
  • Baranovic, K. (2013). Flipping the first-year composition classroom: Slouching toward the pedagogically hip (Master's thesis). MO: Southeast Missouri State University.
  • Larsen-Freeman, D. (2000). Techniques and principles in language teaching.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作者簡介

陳長慶
  • 現任教於國立東華大學語言中心 教授英語線上課程
  • 美國亞歷桑那大學第二語言習得與教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