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6565

自主學習 = 自動學習 = 自學?

2015/02/15作者/朱倩慧

前言

 
  回想初任英語老師時,曾有學生向筆者反應英語學習的困難,其中最發人省思的,便是「如何」學習英語的方法!比方說:為什麼單字背不起來、為什麼聽力能力進步不了、為什麼英語總是講不順等等問題。其實,若使用了不適合學習者的學習方法,定會導致學習成效不彰,而這樣的阻力也絕對會大大降低了學習者的學習動機,正是這份阻力讓筆者開始思索教導「如何學習」的重要性。然而,如何學習英文的能力和學習者自主(Learning Autonomy)的議題,在台灣卻顯少被提及、討論。

  所幸近年來,自主學習越來越受到教師、家長與學習者的關注。其主因是自主學習開始被認為是主導學習成敗的關鍵之一。然而,大眾常把 「自主學習」(Learning Autonomy)和「主動獨立學習」(Self-Direct Learning)畫作等號,其實這兩者在理念與定義上略有不同,也因為認知的錯誤或者觀念上的模糊不清,要將自主學習實踐在教學裡頭,無庸置疑必然產生困難。本文將從學術研究的角度,對自主學習做簡要的重點討論。首先筆者會從英語教學文獻上對自主學習的定義做出相關整理,再提出與此議題有關的迷思並加以討論,最後將列出自主學習者的特點,協助學生從「自學」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冀使英語能力不再躊躇不前。

 

 

何謂「自主學習」?

 
  在英語教學的領域中,許多學者對自主學習做了不同的定義,即便在不同的文化裡頭,也有諸多不同的解讀(Sinclair,1997a; 1997b; 2000b; Littlewood,1999)。然而,此議題在台灣英語教學文獻上卻寥寥無幾,導致老師、家長與學習者,對此也產生了不同的解讀與迷思。

  有關學習者自主學習之定義,最經典且最廣為人知的引述,當推Holec(1981),在其研究中自主被定義為:「一種對自我學習掌控的能力」,所謂掌控自我的學習,是指擁有並能負起做決定的責任。換言之,一旦遇到和該學習任何面向相關的決定,學習者都需能負起全部的責任。這些決定包含:
 
1. 決定目標;
2. 定義內容和進度;
3. 選擇要採取何種技巧和方式;
4. 監督口語習得過程(例如:押韻,時間,地點等等);以及
5. 評量已習得內容。
 
  承上所云,自主學習是種「能力」,也就是學習者所擁有的「潛在能力」;在學習的過程中,需要靠後設認知意識(metacognitive awareness)才能彰顯。這也是Sinclair(2000b)所指出的「關於學習的知識」(knowledge about learning)。Sinclair更進一步從四個學習認知面向,討論「關於學習的知識」。它們各別是:
 
1. 學習者了解和自己相關的學習;
2. 學習內容;
3. 語言相關知識;以及
4. 學習過程。
 
  接下來,讓我們更深入地來探討這四個學習面向。首先,針對自己對語言學習的相關問題,學習者必須先了解自己到底明白了多少。這些問題包含了學習類型(learning styles)、學習需求(learning needs)和學習目標(learning goals )(Sinclair & Ellis, 1992; Wenden, 1991)。學習者應當知道自己是偏好何種學習類型。比方說,有些人喜歡透過閱讀來提升單字量,有些人則是喜歡看電影,藉以增加視覺上的記憶。偏偏每位學習者所選擇的方法,不見得就是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以致於學習效果不如原本預期。因此,老師應當輔助學生去嘗試使用不同的學習模式,以找出適合學習者本身且最有效率的學習方法。此外,學習者需要被引導如何去分析學習需求(learning needs),以便設立學習目標。不同的學習需求和老師課堂上的教學,是互相影響的,而這也關係到學習者是否能達到原先所設立的目標。

  關於學習內容認知,指的則是學生應當了解自身學習環境,像是學習內容與可取得的資源。換句話說,學習者必須知道自己是在什麼環境下學習,是EFL(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還是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是以考試為導向,還是以充實個人學習為目標,以及還有哪些學習頻道和資源(像是課程和書籍等等)可以協助自己去達成學習目標。同時,學習者也需思考周遭有哪些可能的潛在因素會阻礙學習。這就如同一位戰士必須很清楚知道自己是在什麼環境下打戰、手中必須使用什麼武器,才能打場漂亮的勝仗。

  而語言知識的認知,指的是學習者了解正在學習的語言之相關知識。例如:文法中的專有名詞(如:不定詞等等)、所學的文體(Genre)、美式或英式英文等等。

  最後,學習過程的認知則是強調學習策略的使用。當學習者清楚自我學習目標需求、學習環境與內容、和所學的語言知識,那麼,在特定環境中選擇用何種學習方法就很重要了。一個明智的語言學習者,能夠使用不同的學習策略去理解、以及處理新的資訊,因此教導學生如何善用不同的學習策略,是培養他們成為自主學習者的關鍵之一(Naiman, et al., 1978)。

 

 

自主學習的迷思

 
迷思一:自主學習 = 自我教導(Self-instruction)
  自我教導泛指在沒有教師的指導下,學習者自我安排學習。相較之下,自主學習則是強調:如何有效率學習培養自我的「學習能力」。儘管能指導自己的學習者能成功成為自主學習者,不過所謂學習者自主就如同前所述,是需要透過老師的指導及不斷重複練習自我引導學習的過程,才能順利培養成功的能力。絕非是無師自通下,突發恍然的頓悟!

迷思二:學習者自主意味著老師將學習掌握權交付在學生手上。
  有此迷思的人也許會認為推崇自主學習形同虛化老師的角色,因為學習者對學習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和掌控:學生能夠自己決定學習內容和進度、選擇學習方式和技巧、監督學習進度及自我評量。如此一來,老師的角色便近乎可有可無!事實上,以下兩個論點便能讓此迷思不攻自破。第一,絕對自主並不存在。Little(1991:5)提出,伴隨自主而來的自由從不是絕對,而是有其條件和侷限,就算老師提供學習者選擇的機會,這些選擇都是在老師精心篩選後的產物。Sinclair(1997b; 2000b)同樣也指出,自主程度既不穩定也非永久,所以老師在協助培育學生自主學習的路上,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第二,自主能力並非與生俱來,而是需要透過學習、倚賴專業的協助和不斷練習自我管理式的學習,才能培養出來的能力。老師在教室情境中給予學生的引導,絕對會是影響學生課外自主訓練很重要的關鍵因素。這點也在在說明老師角色的重要性及責任,必然伴隨學習者自主能力提升而有所減輕或者轉換。

迷思三:自主學習是一種教學法,可促使學習者更獨立,甚至自動自發學習。
  如上所述,教師在提升學習者的自主能力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然而,這不是一種教學法。儘管在英語教學中,協助學生成為自主學習者是身為教師的理想目標之一,但自主學習若成了拿來誇大學習者能自動學習的商業廣告台詞,那絕對是一大誤解。因為自主程度有著不穩定性及多變性(Sinclair, 2000a; 2000b),也就是說自主學習的能力並不是一直持續穩定的狀態,它可能會隨著學習者的年齡、學習經驗、或者是當下學習狀態等等因素,而有不同的程度上的發揮。這樣不穩定的特性是因為受到多種變數影響而來,如心理因素、環境干擾、或學習者本身的學習動機等等。再者,學習者自主是一種能力,這樣的能力是需要學習者本身願意去實行,才得以啟動和發揮。因此換句話說,此項能力與學習者是否自動自發去學習,彼此間並沒有太大的關聯。
 

自主學習者的特點

 
  那麼,到底怎麼樣的學習者,才稱得上是自主學習者呢?一般而言,在自主學習者的身上,能看到下列四大特點:
   
1. 有自主能力的學習者對自己的學習較有責任感,因為他們清楚自己身為學習者的角色所該執行的學習任務。此外,他們也明白在教室的情境中所得到的學習是有所不足,所以課外持續的學習是必要的。
   
2. 自主學習者對自身學習能力較有自信,除了能管理自己學習狀況(Wenden, 1991)、明辨學習內容、調整學習策略以增進學習效率、也能訂定自我學習目標(Dickinson, 1992)。
   
3. 自主學習者對自己的學習進展和成長都能清楚做到自我評量和監督(Dam, 1995)。
   
4. 自主學習者在社交學習的過程中,也會展現積極參與互動的學習態度,為的是能把握每次的學習和練習的契機(Little, 1996)。
 

結語

 
  自主學習,並非自動自發的自學,而是透過老師們的專業協助,逐漸養成的一種學習能力!在現今資訊爆炸的時代中,學生能夠接觸到的課外訊息之多元,實非教室內的傳統式教學所能望其項背!因此,若學習者能透過老師們正確專業的指導,而練就一身自主學習的好功夫,不但能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學習到更深入且更多元的內容,也能讓自己的學習效果有較佳的品質控管!另一方面,筆者期許從事教職的先進與後輩,與其塞知識給學生,不如教他們如何學知識的方法。老師們若能提升自己對自主學習方面的相關知識,在課堂上協助學生們培養此能力,那麼學生們的學習成效,也必然有所提升!


前言

 
  回想初任英語老師時,曾有學生向筆者反應英語學習的困難,其中最發人省思的,便是「如何」學習英語的方法!比方說:為什麼單字背不起來、為什麼聽力能力進步不了、為什麼英語總是講不順等等問題。其實,若使用了不適合學習者的學習方法,定會導致學習成效不彰,而這樣的阻力也絕對會大大降低了學習者的學習動機,正是這份阻力讓筆者開始思索教導「如何學習」的重要性。然而,如何學習英文的能力和學習者自主(Learning Autonomy)的議題,在台灣卻顯少被提及、討論。

  所幸近年來,自主學習越來越受到教師、家長與學習者的關注。其主因是自主學習開始被認為是主導學習成敗的關鍵之一。然而,大眾常把 「自主學習」(Learning Autonomy)和「主動獨立學習」(Self-Direct Learning)畫作等號,其實這兩者在理念與定義上略有不同,也因為認知的錯誤或者觀念上的模糊不清,要將自主學習實踐在教學裡頭,無庸置疑必然產生困難。本文將從學術研究的角度,對自主學習做簡要的重點討論。首先筆者會從英語教學文獻上對自主學習的定義做出相關整理,再提出與此議題有關的迷思並加以討論,最後將列出自主學習者的特點,協助學生從「自學」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冀使英語能力不再躊躇不前。

 

 

何謂「自主學習」?

 
  在英語教學的領域中,許多學者對自主學習做了不同的定義,即便在不同的文化裡頭,也有諸多不同的解讀(Sinclair,1997a; 1997b; 2000b; Littlewood,1999)。然而,此議題在台灣英語教學文獻上卻寥寥無幾,導致老師、家長與學習者,對此也產生了不同的解讀與迷思。

  有關學習者自主學習之定義,最經典且最廣為人知的引述,當推Holec(1981),在其研究中自主被定義為:「一種對自我學習掌控的能力」,所謂掌控自我的學習,是指擁有並能負起做決定的責任。換言之,一旦遇到和該學習任何面向相關的決定,學習者都需能負起全部的責任。這些決定包含:
 
1. 決定目標;
2. 定義內容和進度;
3. 選擇要採取何種技巧和方式;
4. 監督口語習得過程(例如:押韻,時間,地點等等);以及
5. 評量已習得內容。
 
  承上所云,自主學習是種「能力」,也就是學習者所擁有的「潛在能力」;在學習的過程中,需要靠後設認知意識(metacognitive awareness)才能彰顯。這也是Sinclair(2000b)所指出的「關於學習的知識」(knowledge about learning)。Sinclair更進一步從四個學習認知面向,討論「關於學習的知識」。它們各別是:
 
1. 學習者了解和自己相關的學習;
2. 學習內容;
3. 語言相關知識;以及
4. 學習過程。
 
  接下來,讓我們更深入地來探討這四個學習面向。首先,針對自己對語言學習的相關問題,學習者必須先了解自己到底明白了多少。這些問題包含了學習類型(learning styles)、學習需求(learning needs)和學習目標(learning goals )(Sinclair & Ellis, 1992; Wenden, 1991)。學習者應當知道自己是偏好何種學習類型。比方說,有些人喜歡透過閱讀來提升單字量,有些人則是喜歡看電影,藉以增加視覺上的記憶。偏偏每位學習者所選擇的方法,不見得就是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以致於學習效果不如原本預期。因此,老師應當輔助學生去嘗試使用不同的學習模式,以找出適合學習者本身且最有效率的學習方法。此外,學習者需要被引導如何去分析學習需求(learning needs),以便設立學習目標。不同的學習需求和老師課堂上的教學,是互相影響的,而這也關係到學習者是否能達到原先所設立的目標。

  關於學習內容認知,指的則是學生應當了解自身學習環境,像是學習內容與可取得的資源。換句話說,學習者必須知道自己是在什麼環境下學習,是EFL(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還是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是以考試為導向,還是以充實個人學習為目標,以及還有哪些學習頻道和資源(像是課程和書籍等等)可以協助自己去達成學習目標。同時,學習者也需思考周遭有哪些可能的潛在因素會阻礙學習。這就如同一位戰士必須很清楚知道自己是在什麼環境下打戰、手中必須使用什麼武器,才能打場漂亮的勝仗。

  而語言知識的認知,指的是學習者了解正在學習的語言之相關知識。例如:文法中的專有名詞(如:不定詞等等)、所學的文體(Genre)、美式或英式英文等等。

  最後,學習過程的認知則是強調學習策略的使用。當學習者清楚自我學習目標需求、學習環境與內容、和所學的語言知識,那麼,在特定環境中選擇用何種學習方法就很重要了。一個明智的語言學習者,能夠使用不同的學習策略去理解、以及處理新的資訊,因此教導學生如何善用不同的學習策略,是培養他們成為自主學習者的關鍵之一(Naiman, et al., 1978)。

 

 

自主學習的迷思

 
迷思一:自主學習 = 自我教導(Self-instruction)
  自我教導泛指在沒有教師的指導下,學習者自我安排學習。相較之下,自主學習則是強調:如何有效率學習培養自我的「學習能力」。儘管能指導自己的學習者能成功成為自主學習者,不過所謂學習者自主就如同前所述,是需要透過老師的指導及不斷重複練習自我引導學習的過程,才能順利培養成功的能力。絕非是無師自通下,突發恍然的頓悟!

迷思二:學習者自主意味著老師將學習掌握權交付在學生手上。
  有此迷思的人也許會認為推崇自主學習形同虛化老師的角色,因為學習者對學習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和掌控:學生能夠自己決定學習內容和進度、選擇學習方式和技巧、監督學習進度及自我評量。如此一來,老師的角色便近乎可有可無!事實上,以下兩個論點便能讓此迷思不攻自破。第一,絕對自主並不存在。Little(1991:5)提出,伴隨自主而來的自由從不是絕對,而是有其條件和侷限,就算老師提供學習者選擇的機會,這些選擇都是在老師精心篩選後的產物。Sinclair(1997b; 2000b)同樣也指出,自主程度既不穩定也非永久,所以老師在協助培育學生自主學習的路上,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第二,自主能力並非與生俱來,而是需要透過學習、倚賴專業的協助和不斷練習自我管理式的學習,才能培養出來的能力。老師在教室情境中給予學生的引導,絕對會是影響學生課外自主訓練很重要的關鍵因素。這點也在在說明老師角色的重要性及責任,必然伴隨學習者自主能力提升而有所減輕或者轉換。

迷思三:自主學習是一種教學法,可促使學習者更獨立,甚至自動自發學習。
  如上所述,教師在提升學習者的自主能力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然而,這不是一種教學法。儘管在英語教學中,協助學生成為自主學習者是身為教師的理想目標之一,但自主學習若成了拿來誇大學習者能自動學習的商業廣告台詞,那絕對是一大誤解。因為自主程度有著不穩定性及多變性(Sinclair, 2000a; 2000b),也就是說自主學習的能力並不是一直持續穩定的狀態,它可能會隨著學習者的年齡、學習經驗、或者是當下學習狀態等等因素,而有不同的程度上的發揮。這樣不穩定的特性是因為受到多種變數影響而來,如心理因素、環境干擾、或學習者本身的學習動機等等。再者,學習者自主是一種能力,這樣的能力是需要學習者本身願意去實行,才得以啟動和發揮。因此換句話說,此項能力與學習者是否自動自發去學習,彼此間並沒有太大的關聯。
 

自主學習者的特點

 
  那麼,到底怎麼樣的學習者,才稱得上是自主學習者呢?一般而言,在自主學習者的身上,能看到下列四大特點:
   
1. 有自主能力的學習者對自己的學習較有責任感,因為他們清楚自己身為學習者的角色所該執行的學習任務。此外,他們也明白在教室的情境中所得到的學習是有所不足,所以課外持續的學習是必要的。
   
2. 自主學習者對自身學習能力較有自信,除了能管理自己學習狀況(Wenden, 1991)、明辨學習內容、調整學習策略以增進學習效率、也能訂定自我學習目標(Dickinson, 1992)。
   
3. 自主學習者對自己的學習進展和成長都能清楚做到自我評量和監督(Dam, 1995)。
   
4. 自主學習者在社交學習的過程中,也會展現積極參與互動的學習態度,為的是能把握每次的學習和練習的契機(Little, 1996)。
 

結語

 
  自主學習,並非自動自發的自學,而是透過老師們的專業協助,逐漸養成的一種學習能力!在現今資訊爆炸的時代中,學生能夠接觸到的課外訊息之多元,實非教室內的傳統式教學所能望其項背!因此,若學習者能透過老師們正確專業的指導,而練就一身自主學習的好功夫,不但能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學習到更深入且更多元的內容,也能讓自己的學習效果有較佳的品質控管!另一方面,筆者期許從事教職的先進與後輩,與其塞知識給學生,不如教他們如何學知識的方法。老師們若能提升自己對自主學習方面的相關知識,在課堂上協助學生們培養此能力,那麼學生們的學習成效,也必然有所提升!


參考書目

  • Dam, L. (1995) Learner Autonomy 3: from Theory to Classroom Practice. Dublin: Authentik Language Learning Resources Ltd
  • Dickinson, L. (1992) Learner Training for Language Learning. Dublin: Authentik
  • Holec, H. (1981) Autonomy and Foreign Language Learning. Oxford: Pergamon
  • Little, D. (1991) Learner Autonomy 1: definitions, issues and problems. Dublin: Authentik Language Learning Resources Ltd
  • Little, D. (1996) Freedom to learn and compulsion to interact: promoting learner autonomy through the use of information systems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ies. In R., Pemberton, E.S.L., Li, W.W.F., Or & Pierson, H. D. (eds.) Taking Control: Autonomy in Language Learning.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Ch13
  • Littlewood, W. (1999) Defining and developing autonomy in East Asian contexts. Applied Linguistics 20(1): 71-94
  • Naiman, N., Frohlich, M., Stern, H., and Todesco, A. (1978) The Good Language Learner. Toronto, Canada: Ontario Institute of Studies for Education
  • Sinclair, B. (1997a) Learner autonomy: how well are we doing? What do we need to do next? Independence. (pp. 7-18)
  • Sinclair, B. (1997b) Learner autonomy: the cross-cultural question. LATEFL Newsletter 139 (pp. 12-13)
  • Sinclair, B. (2000a) Learner Autonomy and its Development in the Teaching of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 (TESOL). Unpublished PhD Thesis,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 Sinclair, B. (2000b) Learner autonomy: the next phase? In B. Sinclair, I. McGrath & T. Lamb (eds.) Learner autonomy, Teacher Autonomy: Future Directions. Harlow: Longman
  • Sinclair, B. & Ellis, G. (1992) Learning to learn in EFL coursebooks.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Journal 46(2):209-225
  • Wenden, A. (1991) Learner Strategies for Learner Autonomy. Hemel Hempstead: Prentice Hall

作者簡介

朱倩慧
  • 現任優軒英語補習班負責人
  • 曾任師德文教TKT講師
  • 英國諾丁漢大學英語教學碩士
  • 英國艾賽克斯大學應用語言學Postgraduate Diploma
我要留言取消留言
暱 稱
電子信箱
留 言
驗證碼
  確定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