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2420

10 Conditions for Successful Language Learning 成功學習語言的十大條件-以Tune In為例

2007/06/11作者/尤菊芳
What are some conditions that you think are essential to ensure successful 
        learning on the part of your students?

 
前言
 
  英語教學這個領域發展了三十多年,歷經獨尊一法到百家爭鳴,現在仍沒有人能肯定的說哪個教學法最好、最有效。不論是至今仍有影響力的幾個主流(Mainstream:Grammar Translation Method、Audiolingual Method、Communicative Approach)或所謂的另類教法(Alternatives:MI、TPR、NLP、Lexical Approach等),都在不同階段對學習者有一定的助益、也在教學最終成效上有一定的侷限。老師們不應拘泥於教學法的規範,而應致力於發掘成功學習的必要條件並將之整合於教學的不同階段中。本文將搭配Prof. Richards特別提供的英文綱要及尤菊芳教授所摘要的演講重點和詮釋。
 
成功學習語言的十大條件
 
  以下所列的十個項目就是Prof. Richards今年(2007)於牛津大學出版社教學講座中的內容。其中不僅詳述了學生成功學習外語的必要條件,同時也具體列出了呼應該要件的教學應用技巧,讓老師們能隨時謹記在心,時時提供機會幫助學生突破瓶頸,持續穩定的發展語言能力。
 


  Prof. Richards特別提到中高級到進階能力(high intermediate to low advanced)的英語學習者需要6000個被動語彙(receptive vocabulary,亦可譯為認知語彙或認識語彙),而大學生則需要認得約10000以上的單字方能理解原文教科書。在口語應用方面,一般只需要2000個字就足夠了。以此為目標的話,用整個中學階段來學2000個字應該毫無困難,然而,即使在以英語為第二語言的香港,經過八年的英語教育,大學生的被動字彙量仍只在1500字左右。有些人認為上過英文課當然就能學會英文單字,但相關研究告訴我們事實並非如此。外語學習中單字的習得絕不似水到渠成這麼簡單,它需要刻意的努力和學習與應用記憶策略。關於字彙的重要性和應用聽力幫助語言習得更多的資訊,請參考「英語教學變遷的方向」和「聽力訓練─不只是「聽聽」而已」這兩篇文章。

     

  任何英文老師都知道,書寫用的文法和口語用的文法差異極大。其中一個原因是人們可以反覆閱讀文字的書面記錄,卻無法要求對話者一再重述說過的話。正因如此,我們在日常生活口語表達的時候,只會用簡單的文句和一些固定用語(prefabricated pattern)來確保訊息的傳遞無礙。然而,當我們的需要表達的內容愈來愈複雜,表達方式卻仍舊片片斷斷,時間一久,僵化(fossilization)的現象就會產生。因此,除了一些基本的文法及時態規則,老師們必須擴充學生文法的應用能力。Prof. Richards建議老師們在上課時撥出一些時間讓學生從事增加流利度的活動,另外,也要特別保留部分的時間讓學生致力於增加正確性的活動。換言之,老師要創造機會給學生在口語表達的時候逐漸使用複雜的句型,並適度提示正確表達方式,提升學生自我察覺錯誤的能力,並重做相同的活動以強化正確的用法。

     

  語言有兩個基本功能,一為訊息的傳遞(transactional function),一為促進人際間的互動(interactional function)。前者如:一般訊息的詢問和回答;後者如:閒聊、讚美等。外語學習者多半比較擅長訊息的傳遞(可能是因為具體事物比較容易學習),卻拙於「遵守」社交活動的禮儀,不明白這些社交互動其實各有規範。舉例來說,當有人赴約遲到,等待的人向遲到的一方說:「你遲到了(You're late.)」。另一方若只說:「對不起!(I'm sorry.)」其實是不夠的。當碰到牽涉抱怨的狀況,約定成俗的回應步驟應該是「抱怨(complain)→道歉(apology)→解釋(explanation)」。像這類具有增進互動功能的「言辭行動」(speech acts,又譯為「言語行為」、「語言行動」或「言說行動」)在英文中共有50多個。信手拈來就有一大堆的笑話可講。Prof. Richards舉了一個例子說明,他有一次去泰國的書店逛街,店員指引他到外文書籍區,Prof. Richards於是表示感謝,而對方的回應是:「沒關係。」這句話在中文聽起來沒有什麼問題,但在英文母語人士耳裡卻非常突兀,因為他說的是:“It doesn't matter.”。Prof. Richards提醒老師們注意,英文課堂裡教的不只是語言而已,我們還必須教導學生如何恰當的進退應對。

     

  在一般學校環境中學習外語,因缺乏應用的多樣真實情境,使得學習者覺得正式用語與非正式用語之間的界限非常模糊。拿見面打招呼的Good morning.和Hi.為例:有的時候兩者可以互換(如:與一般朋友打招呼),有的時候不僅不能互換,用錯了甚至還顯得唐突(如:在求職面試時與主考官如此打招呼就顯得太隨興)。在某些場合中,我們必須用正式的言語標記出社交的距離,以及與對話者間的不對等關係(mark social distance and inequality,如:與長者說話需要用能標示尊敬的的稱謂)。當我們未被邀請這麼做時,並不適宜逕自表現出熟稔,否則就會顯得輕浮。例如,有些西方學生或許是覺得稱呼Prof. Richards太拘謹,因此在第一次跟見面就直呼Jack;至於東方學生膽子不夠大、不敢太隨便、也不想太正式的時候,偶爾就冒出Dr. Jack的稱呼,讓他啼笑皆非。

  投影片第二項提到Teach conversational management skills,其實講的就是學會如何開始與人對話、如何維持對話的進行和如何結束對話。Prof. Richards再舉了一個很有趣的例子。當我們聽到人們結束對話的時候會說“See you later.”,而對方也會回以“See you later.”。在這裡,“See you later.”就是“Good-bye”,我們絕不能在對方說“See you later.”後,又補上一句“When?”。

     

  當外語學習者的能力達到中級左右、可以開始與母語人士話家常的時候,最常面臨的問題就是話談到一半無以為繼。在真實情境下的溝通練習,能夠讓語言習得加速進行,因此,外語學習者必須利用這樣的機會延展自己原有的被動語彙成主動語彙(productive vocabulary)。如何才能把500個主動語彙擴充為1000個呢?答案當然是:把握機會繼續聊下去。在這個節骨眼兒,延續溝通的策略就派上用場了。Prof. Richards建議老師們在課堂上應用真實教材(如:肥皂劇或劇情片),提示學生對話者如何應用溝通技巧來避免談話的中斷。如:用轉述來確認內容的理解正確與否、或表示對話題的肯定、巧妙的結束話題或轉移話題。此外,老師們還需要示範並引導學生成功的應用延伸對話的技巧。

     

  延續前一個主題,Prof. Richards談到在課堂中應用小組討論增加用英文互動機會的必要性。為了讓小組活動發揮最大效益,老師們應該儘量應用「資訊差距」(information gap)來使課堂練習更貼近真實世界的互動;同時,老師們也需要教導學生如何輪流參與對話。(筆者註:正如前文所述,社交應對的禮儀與慣例也必須在這些練習中完成。)

     

  做溝通式活動應遵循下列三個步驟:首先,學生要做一些簡短的機械式練習,在這個階段學生主要的任務是覆誦與模仿;其次,老師可以設計一些有「資訊差距」的活動讓學生應用前一階段所學的內容從事有意義的練習;接下來,老師只需要起個頭兒,讓學生自行對話並交換意見。(筆者註:這個部份其實呼應了一開始Prof. Richards講的:不同的教學法都在不同階段對學習者有一定的助益、也在教學最終成效上有一定的侷限。)

     

  課本不是給老師照本宣科用的,課本應該只是教師資訊的來源或教學架構的參考。老師們應該相信書要靠「自己」教而非靠「課本」教。老師應該發揮創意,並且根據教室的實際狀況隨時補充資料,甚至修改教學計畫。教學計畫不是用來自我設限用的,嚴格說起來,教學計畫只能規劃至課程如何開始和粗略進行的方向,卻無法完全反映學生當下的需求。Prof. Richards鼓勵老師不要完全依照教師手冊教學,如果覺得教師手冊中的提示不適合自己的班級,儘管放心大膽的刪掉!

     

  Prof. Richards在此重申「示範」的重要性,他認為最佳的教學策略就是示範。老師們應該經常示範有效的學習及溝通策略,並且跟學生討論他們是否在日常生活中曾留意到需要應用這些策略的場合,或者請學生分享他們應用策略的經驗。根據這些資訊,老師不僅可以教導學生如何有效的應用學習及溝通策略,同時,也可以幫助他們避免錯誤的策略應用和教他們因應之道。

     

  老師是否曾認真地想過,為什麼大多數學生的英語能力都停留在中級程度就不再進步?為什麼跨越這個關卡如此困難?外語學習到了中級階段,所有語言面向的難度都增加了:字彙量的要求大增、文法的複雜度大增、對自己發音不甚完美的警覺性也大增的結果就是挫折感也大增。Prof. Richards認為教中級學生的老師必須比其他階段的老師更重視學習氣氛的問題。老師們應該設計一些趣味性高同時也能讓學生成功展現所學的活動,千萬不要動不動就想「考倒你!」在這個階段,展示明確的教學目標搭配適時的讚美和肯定,是不可或缺的教學技巧。

結語

  雖然聽力過程有「由下而上」(bottom-up)和「由上而下」(top-down)兩種的區分,但此次演講的第二部份,Prof. Richards又用了很特別的方式介紹了聽力活動的種類。在「由下而上」的過程中,我們所有需要知道的訊息都在字句中,我們靠著聲音的辨識、字彙的理解和文法的組織來理解內容。相對的,在「由上而下」的理解過程中,我們必須運用大量在字詞以外的背景知識(prior knowledge)。以Good luck為例,如果有個人說:“I have a dental appointment this afternoon.”,你笑著說:“Good luck.”。這時的“Good luck.”其實指的是希望他看牙醫的過程別太痛苦;但是如果有一個人說:“I am going to Las Vegas next week.”這時你回答的“Good luck.”就別有所指了。同樣的內容,如果我們在聽的時候也能「順便」留意到兩者的差異(即察覺),就有可能「順便」也學會怎麼用了。Prof. Richards強調,當我們為理解而聽的時候,通常只在意對方「說了些什麼」而不在意對方是「怎麼說」的。他認為有效率的學習應該聰明的結合兩種聽力過程,不只用之來幫助理解,也應用來促進語言習得。讓聽力練習啟動語言的學習(Listening can trigger language learning),扮演口語活動基礎的角色。

後記

  演講最後,Prof. Richards拿了Tune In書中的例子來說明。在第一冊Unit 10的Lesson 2有一個練習介紹的是如何巧妙的表達反對之意。當我們跟別人意見想左時通常不宜非常直接的表現出來,因此我們必須使用「挽救面子」(face saving mechanism)的說話技巧,使用上揚的語調說出:“Really!”、“I guess so.”、“Maybe.”、“You think so?”委婉的表達我們不同的立場。在Tune In整套書中,總共介紹了50種這類的「言辭行動」(speech acts)。

  本教材採用的結構是:背景知識介紹 → 聽力練習 I(「由上而下」為理解而聽)→ 聽力練習 II(「由下而上」為察覺而聽)→ After You Listen(以前兩者為基礎口語練習活動)。這一點再度呼應先前說的,在真實情境下的溝通練習,才能夠讓語言習得加速進行。

Tune In的其他特色:

  • (1) 
老師可運用Tune In錄音稿的文字檔(附於教師手冊後之CD中),當做克漏字練習,或發揮其他教學創意。

  • (2) 
當英語成為世界語言時,我們將有更多機會與來自不同國度的人以英語溝通,為適應這樣的情境,學生不能只接觸標準的美語。Tune In三冊教材隨著程度增加,逐漸加入不同口音,幫助學生提早適應。Book 1以美式英語地區及加拿大、英國及澳洲為主。第二冊則是加入東南亞及東亞地區,第三冊則有西班牙和東歐。

  • (3) 
除了由簡單到複雜的課程內容安排,本書已在說話速度上做了微調,讓學生逐漸適應母語人士在自然情境下的說話速度。

  • (4) 
本套教材不僅每個單元都有測驗,還特別因應台灣教學市場,出版仿全民英檢的聽力考題。
What are some conditions that you think are essential to ensure successful 
        learning on the part of your students?

 
前言
 
  英語教學這個領域發展了三十多年,歷經獨尊一法到百家爭鳴,現在仍沒有人能肯定的說哪個教學法最好、最有效。不論是至今仍有影響力的幾個主流(Mainstream:Grammar Translation Method、Audiolingual Method、Communicative Approach)或所謂的另類教法(Alternatives:MI、TPR、NLP、Lexical Approach等),都在不同階段對學習者有一定的助益、也在教學最終成效上有一定的侷限。老師們不應拘泥於教學法的規範,而應致力於發掘成功學習的必要條件並將之整合於教學的不同階段中。本文將搭配Prof. Richards特別提供的英文綱要及尤菊芳教授所摘要的演講重點和詮釋。
 
成功學習語言的十大條件
 
  以下所列的十個項目就是Prof. Richards今年(2007)於牛津大學出版社教學講座中的內容。其中不僅詳述了學生成功學習外語的必要條件,同時也具體列出了呼應該要件的教學應用技巧,讓老師們能隨時謹記在心,時時提供機會幫助學生突破瓶頸,持續穩定的發展語言能力。
 


  Prof. Richards特別提到中高級到進階能力(high intermediate to low advanced)的英語學習者需要6000個被動語彙(receptive vocabulary,亦可譯為認知語彙或認識語彙),而大學生則需要認得約10000以上的單字方能理解原文教科書。在口語應用方面,一般只需要2000個字就足夠了。以此為目標的話,用整個中學階段來學2000個字應該毫無困難,然而,即使在以英語為第二語言的香港,經過八年的英語教育,大學生的被動字彙量仍只在1500字左右。有些人認為上過英文課當然就能學會英文單字,但相關研究告訴我們事實並非如此。外語學習中單字的習得絕不似水到渠成這麼簡單,它需要刻意的努力和學習與應用記憶策略。關於字彙的重要性和應用聽力幫助語言習得更多的資訊,請參考「英語教學變遷的方向」和「聽力訓練─不只是「聽聽」而已」這兩篇文章。

     

  任何英文老師都知道,書寫用的文法和口語用的文法差異極大。其中一個原因是人們可以反覆閱讀文字的書面記錄,卻無法要求對話者一再重述說過的話。正因如此,我們在日常生活口語表達的時候,只會用簡單的文句和一些固定用語(prefabricated pattern)來確保訊息的傳遞無礙。然而,當我們的需要表達的內容愈來愈複雜,表達方式卻仍舊片片斷斷,時間一久,僵化(fossilization)的現象就會產生。因此,除了一些基本的文法及時態規則,老師們必須擴充學生文法的應用能力。Prof. Richards建議老師們在上課時撥出一些時間讓學生從事增加流利度的活動,另外,也要特別保留部分的時間讓學生致力於增加正確性的活動。換言之,老師要創造機會給學生在口語表達的時候逐漸使用複雜的句型,並適度提示正確表達方式,提升學生自我察覺錯誤的能力,並重做相同的活動以強化正確的用法。

     

  語言有兩個基本功能,一為訊息的傳遞(transactional function),一為促進人際間的互動(interactional function)。前者如:一般訊息的詢問和回答;後者如:閒聊、讚美等。外語學習者多半比較擅長訊息的傳遞(可能是因為具體事物比較容易學習),卻拙於「遵守」社交活動的禮儀,不明白這些社交互動其實各有規範。舉例來說,當有人赴約遲到,等待的人向遲到的一方說:「你遲到了(You're late.)」。另一方若只說:「對不起!(I'm sorry.)」其實是不夠的。當碰到牽涉抱怨的狀況,約定成俗的回應步驟應該是「抱怨(complain)→道歉(apology)→解釋(explanation)」。像這類具有增進互動功能的「言辭行動」(speech acts,又譯為「言語行為」、「語言行動」或「言說行動」)在英文中共有50多個。信手拈來就有一大堆的笑話可講。Prof. Richards舉了一個例子說明,他有一次去泰國的書店逛街,店員指引他到外文書籍區,Prof. Richards於是表示感謝,而對方的回應是:「沒關係。」這句話在中文聽起來沒有什麼問題,但在英文母語人士耳裡卻非常突兀,因為他說的是:“It doesn't matter.”。Prof. Richards提醒老師們注意,英文課堂裡教的不只是語言而已,我們還必須教導學生如何恰當的進退應對。

     

  在一般學校環境中學習外語,因缺乏應用的多樣真實情境,使得學習者覺得正式用語與非正式用語之間的界限非常模糊。拿見面打招呼的Good morning.和Hi.為例:有的時候兩者可以互換(如:與一般朋友打招呼),有的時候不僅不能互換,用錯了甚至還顯得唐突(如:在求職面試時與主考官如此打招呼就顯得太隨興)。在某些場合中,我們必須用正式的言語標記出社交的距離,以及與對話者間的不對等關係(mark social distance and inequality,如:與長者說話需要用能標示尊敬的的稱謂)。當我們未被邀請這麼做時,並不適宜逕自表現出熟稔,否則就會顯得輕浮。例如,有些西方學生或許是覺得稱呼Prof. Richards太拘謹,因此在第一次跟見面就直呼Jack;至於東方學生膽子不夠大、不敢太隨便、也不想太正式的時候,偶爾就冒出Dr. Jack的稱呼,讓他啼笑皆非。

  投影片第二項提到Teach conversational management skills,其實講的就是學會如何開始與人對話、如何維持對話的進行和如何結束對話。Prof. Richards再舉了一個很有趣的例子。當我們聽到人們結束對話的時候會說“See you later.”,而對方也會回以“See you later.”。在這裡,“See you later.”就是“Good-bye”,我們絕不能在對方說“See you later.”後,又補上一句“When?”。

     

  當外語學習者的能力達到中級左右、可以開始與母語人士話家常的時候,最常面臨的問題就是話談到一半無以為繼。在真實情境下的溝通練習,能夠讓語言習得加速進行,因此,外語學習者必須利用這樣的機會延展自己原有的被動語彙成主動語彙(productive vocabulary)。如何才能把500個主動語彙擴充為1000個呢?答案當然是:把握機會繼續聊下去。在這個節骨眼兒,延續溝通的策略就派上用場了。Prof. Richards建議老師們在課堂上應用真實教材(如:肥皂劇或劇情片),提示學生對話者如何應用溝通技巧來避免談話的中斷。如:用轉述來確認內容的理解正確與否、或表示對話題的肯定、巧妙的結束話題或轉移話題。此外,老師們還需要示範並引導學生成功的應用延伸對話的技巧。

     

  延續前一個主題,Prof. Richards談到在課堂中應用小組討論增加用英文互動機會的必要性。為了讓小組活動發揮最大效益,老師們應該儘量應用「資訊差距」(information gap)來使課堂練習更貼近真實世界的互動;同時,老師們也需要教導學生如何輪流參與對話。(筆者註:正如前文所述,社交應對的禮儀與慣例也必須在這些練習中完成。)

     

  做溝通式活動應遵循下列三個步驟:首先,學生要做一些簡短的機械式練習,在這個階段學生主要的任務是覆誦與模仿;其次,老師可以設計一些有「資訊差距」的活動讓學生應用前一階段所學的內容從事有意義的練習;接下來,老師只需要起個頭兒,讓學生自行對話並交換意見。(筆者註:這個部份其實呼應了一開始Prof. Richards講的:不同的教學法都在不同階段對學習者有一定的助益、也在教學最終成效上有一定的侷限。)

     

  課本不是給老師照本宣科用的,課本應該只是教師資訊的來源或教學架構的參考。老師們應該相信書要靠「自己」教而非靠「課本」教。老師應該發揮創意,並且根據教室的實際狀況隨時補充資料,甚至修改教學計畫。教學計畫不是用來自我設限用的,嚴格說起來,教學計畫只能規劃至課程如何開始和粗略進行的方向,卻無法完全反映學生當下的需求。Prof. Richards鼓勵老師不要完全依照教師手冊教學,如果覺得教師手冊中的提示不適合自己的班級,儘管放心大膽的刪掉!

     

  Prof. Richards在此重申「示範」的重要性,他認為最佳的教學策略就是示範。老師們應該經常示範有效的學習及溝通策略,並且跟學生討論他們是否在日常生活中曾留意到需要應用這些策略的場合,或者請學生分享他們應用策略的經驗。根據這些資訊,老師不僅可以教導學生如何有效的應用學習及溝通策略,同時,也可以幫助他們避免錯誤的策略應用和教他們因應之道。

     

  老師是否曾認真地想過,為什麼大多數學生的英語能力都停留在中級程度就不再進步?為什麼跨越這個關卡如此困難?外語學習到了中級階段,所有語言面向的難度都增加了:字彙量的要求大增、文法的複雜度大增、對自己發音不甚完美的警覺性也大增的結果就是挫折感也大增。Prof. Richards認為教中級學生的老師必須比其他階段的老師更重視學習氣氛的問題。老師們應該設計一些趣味性高同時也能讓學生成功展現所學的活動,千萬不要動不動就想「考倒你!」在這個階段,展示明確的教學目標搭配適時的讚美和肯定,是不可或缺的教學技巧。

結語

  雖然聽力過程有「由下而上」(bottom-up)和「由上而下」(top-down)兩種的區分,但此次演講的第二部份,Prof. Richards又用了很特別的方式介紹了聽力活動的種類。在「由下而上」的過程中,我們所有需要知道的訊息都在字句中,我們靠著聲音的辨識、字彙的理解和文法的組織來理解內容。相對的,在「由上而下」的理解過程中,我們必須運用大量在字詞以外的背景知識(prior knowledge)。以Good luck為例,如果有個人說:“I have a dental appointment this afternoon.”,你笑著說:“Good luck.”。這時的“Good luck.”其實指的是希望他看牙醫的過程別太痛苦;但是如果有一個人說:“I am going to Las Vegas next week.”這時你回答的“Good luck.”就別有所指了。同樣的內容,如果我們在聽的時候也能「順便」留意到兩者的差異(即察覺),就有可能「順便」也學會怎麼用了。Prof. Richards強調,當我們為理解而聽的時候,通常只在意對方「說了些什麼」而不在意對方是「怎麼說」的。他認為有效率的學習應該聰明的結合兩種聽力過程,不只用之來幫助理解,也應用來促進語言習得。讓聽力練習啟動語言的學習(Listening can trigger language learning),扮演口語活動基礎的角色。

後記

  演講最後,Prof. Richards拿了Tune In書中的例子來說明。在第一冊Unit 10的Lesson 2有一個練習介紹的是如何巧妙的表達反對之意。當我們跟別人意見想左時通常不宜非常直接的表現出來,因此我們必須使用「挽救面子」(face saving mechanism)的說話技巧,使用上揚的語調說出:“Really!”、“I guess so.”、“Maybe.”、“You think so?”委婉的表達我們不同的立場。在Tune In整套書中,總共介紹了50種這類的「言辭行動」(speech acts)。

  本教材採用的結構是:背景知識介紹 → 聽力練習 I(「由上而下」為理解而聽)→ 聽力練習 II(「由下而上」為察覺而聽)→ After You Listen(以前兩者為基礎口語練習活動)。這一點再度呼應先前說的,在真實情境下的溝通練習,才能夠讓語言習得加速進行。

Tune In的其他特色:

  • (1) 
老師可運用Tune In錄音稿的文字檔(附於教師手冊後之CD中),當做克漏字練習,或發揮其他教學創意。

  • (2) 
當英語成為世界語言時,我們將有更多機會與來自不同國度的人以英語溝通,為適應這樣的情境,學生不能只接觸標準的美語。Tune In三冊教材隨著程度增加,逐漸加入不同口音,幫助學生提早適應。Book 1以美式英語地區及加拿大、英國及澳洲為主。第二冊則是加入東南亞及東亞地區,第三冊則有西班牙和東歐。

  • (3) 
除了由簡單到複雜的課程內容安排,本書已在說話速度上做了微調,讓學生逐漸適應母語人士在自然情境下的說話速度。

  • (4) 
本套教材不僅每個單元都有測驗,還特別因應台灣教學市場,出版仿全民英檢的聽力考題。

作者簡介

尤菊芳
  • 現任東海大學外文系及研究所專任教師
  •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英語教學博士
  • 1986年通過紐約市ESL教師執照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