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方

CET敦煌英語教學電子雜誌

  • 收藏文章
人氣指數:3954

離開大學前的最後一門必修課:商用英文寫作

2006/12/18作者/許正義
前言
 
  九年前的因緣際會,筆者接下生平在大專院校的第一份兼職工作,從此,教授「商用英文寫作」似乎就與筆者結下了不解之緣。儘管時空變遷,「商用英文寫作」課程從筆者兼任講師、一路出國攻讀博士、回國任教,即將邁入第十個年頭之際,在大學課程中的角色及地位,仍舊像是一個燙手山芋,為眾多老師避之唯恐不及的一門課。若再進一步觀察該領域的相關配套教材發展,適合台灣中高階英語能力大學生使用的商用英文寫作出版品更是少得可憐。本文筆者特別針對此課程以過來人的身份,與讀者分享商用英文寫作的授課經驗。
 
「商用英文寫作」最佳開設時間點
 
  嚴格來講,在「英語為外語」(EFL)的環境中,商用英文應該歸屬於「專業英語」(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 ESP)的領域。但就學習以英語為外語之寫作技巧 (EFL writing) 的發展而言,大多數學者仍認為(Curry, 1996; Keil,1998; Leki,1992; Mabrito,1997)學生必須先具備基礎的寫作能力之後(如:大三、大四的學生),再選讀商用英文寫作較為適當。

  就筆者在兩所大專院校的任教經驗,開設在低年級(包括大一、大二)的商英寫作,常易流於形式化。由於學生本身英語閱讀及寫作能力不足,經常使整個課程演變成翻譯課,主因是大部份的授課時間,老師都將教學重點放在解釋商用英文的專業術語及文件內容上;而學生也因其自主性的寫作能力有限,往往只求努力背取常用商英書信片語及例句。當真正寫作時,只能蹩腳地將這些零碎的字串聯結起來,湊成一份四不像的商用英文文件。

        除了學生的基本讀寫能力之外,商英寫作課程成功與否的另一個決定性要素,取決於學生的學習動機。以筆者目前所任教的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應用英語系為例,自九十四學年度起,改將商英寫作課程排入大四的最後一學期教授,並以為期十四週[01]
教育部法規訂定畢業生最後一學期之上課時間為十四週;一學期正常上課周數為十八周。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將於95學年度下學期(Spring, 2007)開始,將畢業班課程上課周數調整為十八周。
的密集課程授課,所開設的兩個時段(每班原收廿人,最終加到廿五人)皆是爆滿的情況,選修人數占了大四應屆畢業生將近六成。

        此現象背後的原因極易理解,因為準備迎接即將踏出校門新鮮人的各大企業,也同時在每學年下學期開課後(約三、四月份)即密切地展開徵才活動。渴望投入職場的大四社會新鮮人,正好可將每週在課程中所學一一套用於求職的過程中。因此課程中,各種專業商用英文寫作文件的呈現、編排以及介紹順序,對於課程的成功與否扮演著足以左右全局的角色。   
 
「商用英文寫作」課程設計之特色
 
  本課程之特殊性來自於課程規劃與進度的安排均符合成功的學習模式,其中最關鍵者有三:(1)課前學生需求評估分析(Needs Analysis);(2)情境學習模式(Contextual Model of Learning);(3)實作學習模式[02]
情境學習模式與實作學習模式皆參照政治大學外文中心車蓓群教授在2006年3月25日發表於在東吳大學外語學院校際學術研討會之著作(詳見參考書目)。車教授以一位專業英語教學教師的角色,成功地完成教授一門「藝術行政管理英語專業課程」之經驗,對筆者的商業英文寫作課相有當大的啟發及示範效果。
(Apprenticeship Learning Model)。

I.課前學生需求評估分析:

  面對一群對自身英語寫作能力頗為自信的大四英文系學生,筆者在授課初期也苦於不知如何替他們找出面對新型態商英寫作的學習盲點。當前所有的大型英語檢定測驗幾乎皆著重在學術性(如TOEFL及IELTS)或綜合性(例如GEPT)的英語能力,直到發現「劍橋職場外語檢測BULATS」(Business Language Testing Service),這個問題才迎刃而解。

  在歐陸已推行數十年的BULATS測驗雖對台灣的學生來說較為陌生,但卻是少見的一種可在單一考試中,學生能同時選擇參加聽力、閱讀、文法、口說及寫作能力的檢定。依本寫作課程需求,筆者只選取了BULATS寫作試題,於開學第一週對有意選讀的同學進行四十五分鐘的測驗(p. 65, p. 67)。當全班同學交卷之後,他們才驚覺自己對英語商用書信及專業商業報告的認識如此不足。換言之,BULATS寫作測驗已發揮了引導學習者更清楚其學習目標的作用。

II. 情境學習模式:

  根據John Falk與Lynn Dierking(2002)發表在網路上的文章中所談到的情境學習模式(Contextual Model of Learning),成功學習的發生需透過三種不同情境的交互存在與互動,包括:(1)個人情境(personal context);(2)社會情境(social context);(3)實體情境(physical context)

  • 1.
即學習動機與學習興趣,有助學習效果提昇。就此課程來說,從第二至十一週(見課程大綱)的授課內容涵蓋履歷表、自傳、求職信到各類辦公室專用英文書信撰寫,提供學生完整的「職前寫作訓練」,百分百滿足每位學習者「個人情境」中的學習動機。畢竟這些專業職場的英文寫作,都是將來工作上必需的技能。

  • 2.
社會情境:即學習經驗不單指一個個體,也同時是一種集體經驗。在此課程中,藉由
三項作業呈現出社會情境的存在:

  • a.
口頭報告:學生以小組的方式,按每週進度,依主教材 -
Oxford Handbook of Commercial Correspondence
的章節內容,進行口頭報告。因為大四學生已具備相當良好的閱讀能力,所以可在課堂的口頭報告中加入個人風格的創意呈現。在正式報告前,老師會與組員進行一次沙盤演練,同時在互動討論過程中,確認報告的專業商英知識精確無誤。
 
  • b.
撰寫「促銷廣告信件」(Sales Letter):每位學生必須根據訪問高科大學生的調查結果,設計出一個可以在校園中行銷的產品。接著,針對此產品撰寫「Marketing NKFUST[03]
NKFUST為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之英文縮寫,全文為National Kaohsiung First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促銷廣告信件的任務。
 
  • c.
書寫「會議備忘錄」:為更貼近當今社會脈動,在第八、九週安排「外賓講座」(Guest Speech)的課程,讓學生體驗實際的會議狀況及參與演講的經驗。去年,筆者特別邀請一位出版社總經理及一位百貨公司經理到課堂演講。聽完演說之後,學生則必須將兩場講座內容以「會議備忘錄」(memo)方式記錄。

以上三項學習任務皆是為了增加學生與他人實際互動及溝通,並在真切的「社會情境」中練習商英寫作。

  • 3.
實體情境physical context):意指任何的學習不能脫離實際情境。「實體情境」的實踐即本課程期末的重頭戲─Business Report。有別於一般的商業報告,學生大多參照現有文獻或網路資料寫作的情況,本篇Business Report 特別規定採用「口頭專訪企業負責人」的方式進行。學生以個人為單位,選定其認為最有可能前往求職的公司行號,與管理階層主管進行面對面的專訪。最後每位學生再按教材中商業報告的格式,謄寫一份完整的書面報告,並在期末以PowerPoint做口頭報告和全班同學分享。

III.實作學習模式:

  本課程另外一個成功的因素,在於融入了Honebein等學者(Honebein, Dubby, Fishman,1993)提出的「實作學習模式」。該學習模式最為強調的兩大元素──真實性(authentic)練習與計畫性(project-based)學習活動──也融入本課程的教學進度安排。透過主教材(Oxford Handbook of Commercial Correspondence),學生們可一一熟悉由貿易公司全真文件,及其所延伸的各種主要類別商用書信。

  此外,本課程最具震撼力的真實性文件寫作,即是第二週個人履歷(Resume)與自傳(Autobiography)的撰寫。筆者特別下載長榮集團的手寫履歷及自傳表格,要求學生完成。此活動練習除臨場感十足之外,該班廿五名選修的應屆畢業生,竟有五人在畢業前即順利考進長榮集團旗下之企業就職,可說是本次課程最大的意外收穫。

  而另一個結合「真實性」與「計畫性」的活動,則是期末的「企業主訪問報告」。因為此種學習模式富含了四大特質[04]
本四大項特質,摘錄自車蓓群(2006),頁17。
:(1)真實性;(2)學習者必須自力完成;(3)學生作業必須在工作環境中切身接觸與實際體驗;(4)教師給予的指導雖控制在最少,但仍需持續指導學生利用身旁資源來解決問題,完成任務。學生固定將作業以紙本方式收集在個人學習檔案(portfolio)中,並於學期末繳回給老師。


 
「商用英文寫作」的教材安排
 
  針對EFL學生所設計的商用英文寫作用書,在過去的十年,成長相當有限。筆者長久以來仍舊以Ashley (1992)所編寫的A Handbook of Commercial Correspondence為主要教材。本書最大的優點在於提供從未接觸過職場專業英文寫作的社會新鮮人,最詳實也最逼真的各類常用文件寫作練習。全書十五章,鉅細靡遺地介紹商用書信基本架構、書信範例(如:詢價、報價、訂貨、付款、客訴、財務、代理商、貨運物流、貨品保險、備忘錄)及商業報告等所有必備文件。

  新版Oxford Handbook of Commercial Correspondence(Ashley, 2003a)做了相當大規模的改變,除剔除過時的貿易觀念及鮮少為人使用的專有名詞外,還加入許多新的E-mail寫作以及更多即時性的全真商業書信文件的樣本。在循序漸進的每週三小時課程中(課堂教學流程請見下表),即使第一次使用本教材的老師,都能得心應手。



  原則上,第一週的課程以BULATS兩份寫作測驗做為結束;自第二週的課程起,即利用兩份寫作測驗當做同儕分析(peer review)的重點。在第二個小時中,學生小組按照老師指定的章節,並根據先前與老師討論的內容,以活潑的投影片方式呈現與全班同學分享;緊接著,老師再加以說明。而第三個小時,學生立即隨堂練習與前一個小時相關的商用文件寫作。這份寫作,除了老師課後批改之外,同時也作為下一個星期的討論議題。如此,① 前一週的隨堂寫作測驗→② peer-review + teacher comment →③ 新單元介紹 →④ 隨堂寫作測驗的四段式教學模式,可以讓課程緊湊地進行,並且確保寫作是以持續性(continuous)、重覆性(recursive)、密集性(intensive)的「過程式寫作」(process writing)進行著。

  老師們或許擔心,除了第一星期的長榮集團履歷表及自傳之外,其他各單元的寫作題目從哪裡來?在Workbook中,Ashley(2003b)也提供各類書信的題庫,即時性地讓老師依教學步驟而自行選用。

  有別於主教材穩紮穩打地呈現每一類別的商用英文書信,Company to Company (4/e)則提供了一系列即席商用書信寫作習題,可以定期、分階段或於線上即時練習。此教材共分為八大單元,在各次單元末,提供了一個即時寫作練習。最佳的練習情境是在電腦教室中,將全班學生三人分為一組,每人分別代表三家不同企業體。各組根據課本所提供的狀況卡,在限定的時間內,判讀遭遇狀況、撰寫所需書信、並選定組內扮演他家企業的同學,將該份書信以E-mail方式寄給同一小組內的三位代表不同企業體的組員。每一階段的寫作練習,在學生寄出E-mail即告完成。老師可視課堂時間,繼續給各組學生不同階段的狀況練習題,來激發學生寫作之潛能。

  Company to Company (4/e)作者Littlejohn(2006)稱此種寫作練習為「語言技能為教授主體之教學法」(skill-based approach),換句話說,在學生熟讀了許多「陳述性知識」(declarative knowledge)之後,他們只養成「認識」商用書信寫作相關的核心知識與技巧;學生必須經由時間的壓迫,才能把這些原先所學的知識技巧,自動地運用轉換成實際寫作的執行知識與技巧,即為「程序性知識」(procedural knowledge)。Company to Company (4/e)提供了八種情境供學生寫作練習,包括:錯置的訂單、商務旅行的安排、旅行團行程設計、貨品瑕疵糾紛、訂貨與生產、產品售後股務爭議、客戶信用調查及商品參展的申請。

  礙於筆者的上課週數較一般正常學期的十八週來得短,加上學校電腦教室不足,整個學期只選定了「錯置的訂單」及「貨品瑕疵糾紛」作為期中及期末考的測驗。但從學生在學期末對整套課程評量的評語中不難看出,學生對自我挑戰的喜好以及對此種練習的正面評價[05]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的課程教學評鑑,採用「七分制李科特量表」(7-point Likert Scale);本課程總平均得分為6.31,高於應用英語系所有課程6.02的平均值。)

 

結語
 
  筆者在分享這門課的成功經驗之餘,節錄今年三月份於「2006東吳大學外語學院校際學術研討會」中,聆聽政治大學外文中心車蓓群教授的一席話,作為本文的結尾:

無論是任何一種英語專業課程,英語教師都應將課程設計的本身回到英語的專業上。換句話說,英語專業課程最終所傳授的並非專業知識,如商學或新聞,而是英語與文化,亦即教師本身之強項。因此,接受委託開課的教師應盡力發揮自己的強項與本業,而非只是一味苦惱自己專業知識不足。(車蓓群, 2006,頁23)

  商用英文寫作的重要性及必須性,足以影響一個大學畢業生順利進入職場與否。藉由本文,筆者希望能喚起更多有志之英語教師一起投入此一領域,為我們的學生共同努力。期盼能在社會各界質疑大學教育與職場需求出現嚴重落差的當下,盡力拉近其間之差距。

前言
 
  九年前的因緣際會,筆者接下生平在大專院校的第一份兼職工作,從此,教授「商用英文寫作」似乎就與筆者結下了不解之緣。儘管時空變遷,「商用英文寫作」課程從筆者兼任講師、一路出國攻讀博士、回國任教,即將邁入第十個年頭之際,在大學課程中的角色及地位,仍舊像是一個燙手山芋,為眾多老師避之唯恐不及的一門課。若再進一步觀察該領域的相關配套教材發展,適合台灣中高階英語能力大學生使用的商用英文寫作出版品更是少得可憐。本文筆者特別針對此課程以過來人的身份,與讀者分享商用英文寫作的授課經驗。
 
「商用英文寫作」最佳開設時間點
 
  嚴格來講,在「英語為外語」(EFL)的環境中,商用英文應該歸屬於「專業英語」(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 ESP)的領域。但就學習以英語為外語之寫作技巧 (EFL writing) 的發展而言,大多數學者仍認為(Curry, 1996; Keil,1998; Leki,1992; Mabrito,1997)學生必須先具備基礎的寫作能力之後(如:大三、大四的學生),再選讀商用英文寫作較為適當。

  就筆者在兩所大專院校的任教經驗,開設在低年級(包括大一、大二)的商英寫作,常易流於形式化。由於學生本身英語閱讀及寫作能力不足,經常使整個課程演變成翻譯課,主因是大部份的授課時間,老師都將教學重點放在解釋商用英文的專業術語及文件內容上;而學生也因其自主性的寫作能力有限,往往只求努力背取常用商英書信片語及例句。當真正寫作時,只能蹩腳地將這些零碎的字串聯結起來,湊成一份四不像的商用英文文件。

        除了學生的基本讀寫能力之外,商英寫作課程成功與否的另一個決定性要素,取決於學生的學習動機。以筆者目前所任教的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應用英語系為例,自九十四學年度起,改將商英寫作課程排入大四的最後一學期教授,並以為期十四週[01]
教育部法規訂定畢業生最後一學期之上課時間為十四週;一學期正常上課周數為十八周。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將於95學年度下學期(Spring, 2007)開始,將畢業班課程上課周數調整為十八周。
的密集課程授課,所開設的兩個時段(每班原收廿人,最終加到廿五人)皆是爆滿的情況,選修人數占了大四應屆畢業生將近六成。

        此現象背後的原因極易理解,因為準備迎接即將踏出校門新鮮人的各大企業,也同時在每學年下學期開課後(約三、四月份)即密切地展開徵才活動。渴望投入職場的大四社會新鮮人,正好可將每週在課程中所學一一套用於求職的過程中。因此課程中,各種專業商用英文寫作文件的呈現、編排以及介紹順序,對於課程的成功與否扮演著足以左右全局的角色。   
 
「商用英文寫作」課程設計之特色
 
  本課程之特殊性來自於課程規劃與進度的安排均符合成功的學習模式,其中最關鍵者有三:(1)課前學生需求評估分析(Needs Analysis);(2)情境學習模式(Contextual Model of Learning);(3)實作學習模式[02]
情境學習模式與實作學習模式皆參照政治大學外文中心車蓓群教授在2006年3月25日發表於在東吳大學外語學院校際學術研討會之著作(詳見參考書目)。車教授以一位專業英語教學教師的角色,成功地完成教授一門「藝術行政管理英語專業課程」之經驗,對筆者的商業英文寫作課相有當大的啟發及示範效果。
(Apprenticeship Learning Model)。

I.課前學生需求評估分析:

  面對一群對自身英語寫作能力頗為自信的大四英文系學生,筆者在授課初期也苦於不知如何替他們找出面對新型態商英寫作的學習盲點。當前所有的大型英語檢定測驗幾乎皆著重在學術性(如TOEFL及IELTS)或綜合性(例如GEPT)的英語能力,直到發現「劍橋職場外語檢測BULATS」(Business Language Testing Service),這個問題才迎刃而解。

  在歐陸已推行數十年的BULATS測驗雖對台灣的學生來說較為陌生,但卻是少見的一種可在單一考試中,學生能同時選擇參加聽力、閱讀、文法、口說及寫作能力的檢定。依本寫作課程需求,筆者只選取了BULATS寫作試題,於開學第一週對有意選讀的同學進行四十五分鐘的測驗(p. 65, p. 67)。當全班同學交卷之後,他們才驚覺自己對英語商用書信及專業商業報告的認識如此不足。換言之,BULATS寫作測驗已發揮了引導學習者更清楚其學習目標的作用。

II. 情境學習模式:

  根據John Falk與Lynn Dierking(2002)發表在網路上的文章中所談到的情境學習模式(Contextual Model of Learning),成功學習的發生需透過三種不同情境的交互存在與互動,包括:(1)個人情境(personal context);(2)社會情境(social context);(3)實體情境(physical context)

  • 1.
即學習動機與學習興趣,有助學習效果提昇。就此課程來說,從第二至十一週(見課程大綱)的授課內容涵蓋履歷表、自傳、求職信到各類辦公室專用英文書信撰寫,提供學生完整的「職前寫作訓練」,百分百滿足每位學習者「個人情境」中的學習動機。畢竟這些專業職場的英文寫作,都是將來工作上必需的技能。

  • 2.
社會情境:即學習經驗不單指一個個體,也同時是一種集體經驗。在此課程中,藉由
三項作業呈現出社會情境的存在:

  • a.
口頭報告:學生以小組的方式,按每週進度,依主教材 -
Oxford Handbook of Commercial Correspondence
的章節內容,進行口頭報告。因為大四學生已具備相當良好的閱讀能力,所以可在課堂的口頭報告中加入個人風格的創意呈現。在正式報告前,老師會與組員進行一次沙盤演練,同時在互動討論過程中,確認報告的專業商英知識精確無誤。
 
  • b.
撰寫「促銷廣告信件」(Sales Letter):每位學生必須根據訪問高科大學生的調查結果,設計出一個可以在校園中行銷的產品。接著,針對此產品撰寫「Marketing NKFUST[03]
NKFUST為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之英文縮寫,全文為National Kaohsiung First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促銷廣告信件的任務。
 
  • c.
書寫「會議備忘錄」:為更貼近當今社會脈動,在第八、九週安排「外賓講座」(Guest Speech)的課程,讓學生體驗實際的會議狀況及參與演講的經驗。去年,筆者特別邀請一位出版社總經理及一位百貨公司經理到課堂演講。聽完演說之後,學生則必須將兩場講座內容以「會議備忘錄」(memo)方式記錄。

以上三項學習任務皆是為了增加學生與他人實際互動及溝通,並在真切的「社會情境」中練習商英寫作。

  • 3.
實體情境physical context):意指任何的學習不能脫離實際情境。「實體情境」的實踐即本課程期末的重頭戲─Business Report。有別於一般的商業報告,學生大多參照現有文獻或網路資料寫作的情況,本篇Business Report 特別規定採用「口頭專訪企業負責人」的方式進行。學生以個人為單位,選定其認為最有可能前往求職的公司行號,與管理階層主管進行面對面的專訪。最後每位學生再按教材中商業報告的格式,謄寫一份完整的書面報告,並在期末以PowerPoint做口頭報告和全班同學分享。

III.實作學習模式:

  本課程另外一個成功的因素,在於融入了Honebein等學者(Honebein, Dubby, Fishman,1993)提出的「實作學習模式」。該學習模式最為強調的兩大元素──真實性(authentic)練習與計畫性(project-based)學習活動──也融入本課程的教學進度安排。透過主教材(Oxford Handbook of Commercial Correspondence),學生們可一一熟悉由貿易公司全真文件,及其所延伸的各種主要類別商用書信。

  此外,本課程最具震撼力的真實性文件寫作,即是第二週個人履歷(Resume)與自傳(Autobiography)的撰寫。筆者特別下載長榮集團的手寫履歷及自傳表格,要求學生完成。此活動練習除臨場感十足之外,該班廿五名選修的應屆畢業生,竟有五人在畢業前即順利考進長榮集團旗下之企業就職,可說是本次課程最大的意外收穫。

  而另一個結合「真實性」與「計畫性」的活動,則是期末的「企業主訪問報告」。因為此種學習模式富含了四大特質[04]
本四大項特質,摘錄自車蓓群(2006),頁17。
:(1)真實性;(2)學習者必須自力完成;(3)學生作業必須在工作環境中切身接觸與實際體驗;(4)教師給予的指導雖控制在最少,但仍需持續指導學生利用身旁資源來解決問題,完成任務。學生固定將作業以紙本方式收集在個人學習檔案(portfolio)中,並於學期末繳回給老師。


 
「商用英文寫作」的教材安排
 
  針對EFL學生所設計的商用英文寫作用書,在過去的十年,成長相當有限。筆者長久以來仍舊以Ashley (1992)所編寫的A Handbook of Commercial Correspondence為主要教材。本書最大的優點在於提供從未接觸過職場專業英文寫作的社會新鮮人,最詳實也最逼真的各類常用文件寫作練習。全書十五章,鉅細靡遺地介紹商用書信基本架構、書信範例(如:詢價、報價、訂貨、付款、客訴、財務、代理商、貨運物流、貨品保險、備忘錄)及商業報告等所有必備文件。

  新版Oxford Handbook of Commercial Correspondence(Ashley, 2003a)做了相當大規模的改變,除剔除過時的貿易觀念及鮮少為人使用的專有名詞外,還加入許多新的E-mail寫作以及更多即時性的全真商業書信文件的樣本。在循序漸進的每週三小時課程中(課堂教學流程請見下表),即使第一次使用本教材的老師,都能得心應手。



  原則上,第一週的課程以BULATS兩份寫作測驗做為結束;自第二週的課程起,即利用兩份寫作測驗當做同儕分析(peer review)的重點。在第二個小時中,學生小組按照老師指定的章節,並根據先前與老師討論的內容,以活潑的投影片方式呈現與全班同學分享;緊接著,老師再加以說明。而第三個小時,學生立即隨堂練習與前一個小時相關的商用文件寫作。這份寫作,除了老師課後批改之外,同時也作為下一個星期的討論議題。如此,① 前一週的隨堂寫作測驗→② peer-review + teacher comment →③ 新單元介紹 →④ 隨堂寫作測驗的四段式教學模式,可以讓課程緊湊地進行,並且確保寫作是以持續性(continuous)、重覆性(recursive)、密集性(intensive)的「過程式寫作」(process writing)進行著。

  老師們或許擔心,除了第一星期的長榮集團履歷表及自傳之外,其他各單元的寫作題目從哪裡來?在Workbook中,Ashley(2003b)也提供各類書信的題庫,即時性地讓老師依教學步驟而自行選用。

  有別於主教材穩紮穩打地呈現每一類別的商用英文書信,Company to Company (4/e)則提供了一系列即席商用書信寫作習題,可以定期、分階段或於線上即時練習。此教材共分為八大單元,在各次單元末,提供了一個即時寫作練習。最佳的練習情境是在電腦教室中,將全班學生三人分為一組,每人分別代表三家不同企業體。各組根據課本所提供的狀況卡,在限定的時間內,判讀遭遇狀況、撰寫所需書信、並選定組內扮演他家企業的同學,將該份書信以E-mail方式寄給同一小組內的三位代表不同企業體的組員。每一階段的寫作練習,在學生寄出E-mail即告完成。老師可視課堂時間,繼續給各組學生不同階段的狀況練習題,來激發學生寫作之潛能。

  Company to Company (4/e)作者Littlejohn(2006)稱此種寫作練習為「語言技能為教授主體之教學法」(skill-based approach),換句話說,在學生熟讀了許多「陳述性知識」(declarative knowledge)之後,他們只養成「認識」商用書信寫作相關的核心知識與技巧;學生必須經由時間的壓迫,才能把這些原先所學的知識技巧,自動地運用轉換成實際寫作的執行知識與技巧,即為「程序性知識」(procedural knowledge)。Company to Company (4/e)提供了八種情境供學生寫作練習,包括:錯置的訂單、商務旅行的安排、旅行團行程設計、貨品瑕疵糾紛、訂貨與生產、產品售後股務爭議、客戶信用調查及商品參展的申請。

  礙於筆者的上課週數較一般正常學期的十八週來得短,加上學校電腦教室不足,整個學期只選定了「錯置的訂單」及「貨品瑕疵糾紛」作為期中及期末考的測驗。但從學生在學期末對整套課程評量的評語中不難看出,學生對自我挑戰的喜好以及對此種練習的正面評價[05]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的課程教學評鑑,採用「七分制李科特量表」(7-point Likert Scale);本課程總平均得分為6.31,高於應用英語系所有課程6.02的平均值。)

 

結語
 
  筆者在分享這門課的成功經驗之餘,節錄今年三月份於「2006東吳大學外語學院校際學術研討會」中,聆聽政治大學外文中心車蓓群教授的一席話,作為本文的結尾:

無論是任何一種英語專業課程,英語教師都應將課程設計的本身回到英語的專業上。換句話說,英語專業課程最終所傳授的並非專業知識,如商學或新聞,而是英語與文化,亦即教師本身之強項。因此,接受委託開課的教師應盡力發揮自己的強項與本業,而非只是一味苦惱自己專業知識不足。(車蓓群, 2006,頁23)

  商用英文寫作的重要性及必須性,足以影響一個大學畢業生順利進入職場與否。藉由本文,筆者希望能喚起更多有志之英語教師一起投入此一領域,為我們的學生共同努力。期盼能在社會各界質疑大學教育與職場需求出現嚴重落差的當下,盡力拉近其間之差距。

注 釋

  • [01] 教育部法規訂定畢業生最後一學期之上課時間為十四週;一學期正常上課周數為十八周。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將於95學年度下學期(Spring, 2007)開始,將畢業班課程上課周數調整為十八周。
  • [02] 情境學習模式與實作學習模式皆參照政治大學外文中心車蓓群教授在2006年3月25日發表於在東吳大學外語學院校際學術研討會之著作(詳見參考書目)。車教授以一位專業英語教學教師的角色,成功地完成教授一門「藝術行政管理英語專業課程」之經驗,對筆者的商業英文寫作課相有當大的啟發及示範效果。
  • [03] NKFUST為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之英文縮寫,全文為National Kaohsiung First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 [04] 本四大項特質,摘錄自車蓓群(2006),頁17。
  • [05]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的課程教學評鑑,採用「七分制李科特量表」(7-point Likert Scale);本課程總平均得分為6.31,高於應用英語系所有課程6.02的平均值。)

參考書目

  • 車蓓群。2006。「專業英語課程:語言教育與藝術行政管理的結合」。《2006東吳大學外語學院校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頁13-39。臺北市:東吳大學外語學院。
  • Ashley, A. (1992). A Handbook of Commercial Correspondence. Oxford, UK: OUP.
  • Ashley, A. (2003a). Oxford Handbook of Commercial Correspondence. Oxford, UK: OUP.
  • Ashley, A. (2003b). Oxford Correspondence Workbook. Oxford, UK: OUP.
  • Clark, D. (2006). Essential BULATS: Business Language Testing Service.Cambridge, UK: CUP.
  • Curry, M. J. (1996). Teaching managerial communication to ESL and native-speaker undergraduates. Busines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59(1), 27-35.
  • Honebein, P.C., Duffy, T.M, and Fishman, B.J. (1993). Constructivism and the design of learning environments: context and authentic activities for learning. In T.M. Duffy; J. Lowyck; and D.H. Jonassen (Ed.), Designing environments for constructive learning (pp. 87-108). Heidelberg, Germany: Springer-Verlag Berlin.
  • Institute for learning innovation. (2002). Context model of learning. Retrieved August 30, 2006, from http://www.ilinet.org/contextualmodel.htm
  • Keil, M.G. (1998). Putting writing to work. Teaching English in the Two-Year College, 26(2), 168-172.
  • Leki, I. (1992). Understanding ESL writers: A guide for teachers. Portsmouth, NH: Boyton/Cook Publishers.
  • Littlejohn, A. (2005). Company to company: A task-based approach to business emails, letters, and faxes. Cambridge, UK: CUP.
  • Littlejohn, A. (2006). From parts to whole: A skill-based approach to teaching (business) writing. Presentation given at 2006 Taiwan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Conference. Taipei, Taiwan.
  • Mabrito, M. (1997). Writing on the front line: A study of workplace writing. Busines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60(3), 58-70.

作者簡介

許正義
  • 美國賓州州立大學修辭學與英語教學博士
  • 現任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應用英語系助理教授
  • 電子郵件信箱:gogotim@ccms.nkfust.edu.tw